Close
TvG

TvG

Tejay van Garderen加入EF Education First Pro Cycling的先發選手陣容一事在這個冬天吵的沸沸揚揚。實力經過WorldTour級比賽證明的一位得獎選手,這位美國佬在場上一直以來都有嶄露頭角但卻成不了大事。然而他在EF Gone Racing的第二集車手專訪中向我們保證,他的黃金巔峰時期仍然指日可待。

26 March 2019

在他職業生涯的早期階段被譽為美國自行車界的下一位明日之星,Tejay van Garderen在2010年成為職業車手後,經常在世界各大比賽最負盛名的賽站中角逐頒發給最佳年輕車手的白衫。

現在進入他在職業車手界的第十個年頭,這位美國籍的桂冠選手囊括了包含環加賽冠軍,環義賽單站冠軍及世錦賽優勝在內的勝績,但卻還是沒有完全達成大家對他在還是一位戰無不勝的新人時所抱有的極高期待。

心中必需贏得WorldTour級比賽的那把火依然還燒著嗎? 「噢!當然,百分之百。」,他快速回應說。簡單的回答了一個直接的問題。對Tejay而言,騎車的幹勁一如既往:「我喜歡贏,我喜歡在場上給別人好看並努力證明我是最優秀的其中一位。有些人喜歡騎車時的平靜感,我也懂那種感覺,但是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要騎車比賽,原因就是前面所講的。」。

「我知道我在職業生涯比較早期的階段頗有成就,但是我也瞭解一直以來都有下滑起伏」,他坦承說,回想起他的BMC職涯後期階段在Grand Tour賽事中較弱的成績表現。

成熟到敢承認成績退步,Tejay也經驗豐富到明白體能狀態會隨著時間有所變化波動的道理。他很快的跟我們保證說,他的最佳巔峰時期即將來到:「當我在六、七年後或不管多久之後退休時,我希望人們會最清楚記得我是一名EF車隊的車手。我希望我的黃金年代是跟這個車隊一起的。」。

「我知道我在職業生涯比較早期的階段頗有成就,但是我也瞭解一直以來都有下滑起伏。我希望我的黃金年代是跟這個車隊一起的。」

跳到EF Education First Pro Cycling是Van Garderen這七年來第一次轉換車隊-繼多年承擔BMC主力小隊的分派工作之後,但是這個遷移變動感覺起來比較像是回家團圓而不像是到異地展開新的生活。

「我跟這一群人相處起來很自在,他們其中幾個甚至還參加過我的婚禮,像是Alex Howes和Taylor Phinney那兩人。我也跟Nate Brown、Joe Dombrowski和Lawson Craddock等人一起代表國家隊騎車比賽過,所以我並不是一個難以融入團隊的新人。我很快就能適應環境並跟這群人打成一片。」

因為這些熟悉的老面孔讓Tejay很簡單就能融入車隊,他對於要跟新隊友一起騎車比賽感到很興奮,尤其是車隊裡的哥倫比亞代表團-Dani Martínez和Rigoberto Urán。前者是我們EF Gone Racing第一集的採訪對象,且已在訓練過程中令Van Garderen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在某幾個我們近期訓練營所騎的山路坡段上徹底地將我擊潰,」,Tejay輕聲笑著說,「但是輾爆我之後,他總會立刻掛著滿臉的笑容回頭看我。Dani超強的,但也會享受他當下所正在做的事。」。

從年少氣盛的年輕車手到連連拿獎的常勝軍,Tejay也很期待展開跟隊長Rigoberto Urán的合作關係。

「我私底下不認識Rigo,但是我很常跟他同場比賽,所以知道說他不是會叫他底下的所有七名隊友輪流到前面去幫他頂風的那種人,」,Tejay說到,「他比較喜歡待在集團後頭,然後在關鍵時刻衝到前面去,引出一組領先集團並追擊衝刺致勝。」。

「我跟這一群人相處起來很自在,他們其中幾個甚至還參加過我的婚禮。我很快就能適應環境並跟這群人打成一片。」

已跟Rigo正面交鋒對決過並見識到他天生的爆發力,Tejay明確表達願為他的哥倫比亞籍隊長貢獻一己之力的心意:「假如Rigo在比賽前跟我說:『我狀態很好』,那麼我隨時都很樂意為他效力,即使一天要比兩次。」,他說。

Urán的風格代表著捨棄背離BMC僵化的戰術策略。「在那個車隊裡,你上場比賽就只有一個單一目標和一位受保護的主將,話說得很清楚:巴士上的每一個人都是為了那個人在騎車的。唯一的問題是,如果你的隊長發生了任何事,你們就會變成一團亂。」,他說出經驗談。

在2015年那一屆的環法賽中,Tejay在離巴黎的終點站只剩三天賽程時突然因病退出,當時他位居總排第三名。他錯失了與Chris Froome和Nairo Quintana並肩站上頒獎台的大好機會,而他所屬的BMC車隊更是連一個單站冠軍都沒拿到地黯然離場。現在,Tejay偏好更平衡一點的戰略。

「EF比較喜歡分散他們的資源,而且事實是Rigo並非是一位專制的隊長,這為其他許多人開啟了一扇門,可以嘗試做不同的事。」,他說。在有幸為他的整個車隊效力騎車多年後,投效戰略更加微妙的EF車隊對雙方都有好處。那麼,Tejay的比賽計劃表又是如何呢?

「假如Rigo在比賽前跟我說:『我狀態很好』,那麼我隨時都很樂意為他效力,即使一天要比兩次。」,他說。

二月底時,他以需吃進不少風沙的環阿聯酋賽來開始他的賽季,那是為期好幾天的艱辛賽程。「雖然我很想在那裡騎出更好的成績排名,但是我想我已經為接下來賽季的其餘幾場比賽建立好所需的體能。」

繼他在BMC車隊晚期時弄亂一些事情之後,2019年我們將看到Van Garderen重返較傳統的春季古典賽賽場以及讓他一戰成名的其他幾場比賽。

這位美國佬這個禮拜正在比巴黎-尼斯賽-對他而言總預示著吉凶參半的一場比賽。在他職業生涯早期,他兩度騎出總排前五名的佳績並且贏過最佳年輕車手的白衫,但是近來卻屢遭厄運所困,摔了兩次車並在去年那屆比賽的開賽首站中退賽。

跳過中間的12個月快轉到今年賽季,對Van Garderen來說情況彷彿似曾相識,開賽第一站又是強風吹拂-對排名領先的幾位車手而言無疑是會讓競爭總排名次的目標功敗垂成的因素。被因保護冠軍Marc Soler所引發的摔車狀況所延誤,Tejay競逐總積分排名無望,但卻在這週末比賽來到最後的山路段時火力全開地拿下單站冠軍。

下一場將是Tejay曾經締造傑出計時賽記錄和奪下兩站單站冠軍的Volta a Catalunya賽。在兩種賽程中,他都將包括Richie Porte、Chris Froome和Alberto Contador在內的競爭對手遠遠甩在後頭而在高難度的高山站-終點設在Vallter 2000和la Molina的滑雪基地-贏得勝利。

「在我今年所參加的每一場比賽裡,我都要大幹一場。我不會一直想著環法賽。」

在三月的最後一個禮拜舉行,今年的比賽會在週間連日的兩個高山賽站裡回到這兩個滑雪基地來。憑藉著他對那兩天山路段的完整詳細經驗以及他能騎車比賽超過兩個禮拜的腿力,Tejay將帶著堅決要重拾榮光的希望站到比賽的起點線上。

在選手們把自行車三大環賽-即使是長達一週的最知名比賽賽站-當成訓練課表在騎的一個年代裡,Tejay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異類。「在我今年所參加的每一場比賽裡,我都要大幹一場。」,他大膽地說。

「我不會一直想著環法賽,我會認真想著如何打敗我在每一場比賽裡所碰上的對手。」,他接著說,「很顯然地,我的體能程度會隨著賽季的時間而有差別,但是參加每一場比賽的心態都會是一樣的」。

四月時,Van Garderen將完成一期艱辛的訓練,之後就將重返他在2013年時曾經贏得冠軍的環加賽賽場。他的賽季將在七月參加環法賽時達到最高點,但是他熱切地說明說,比賽不是評斷他參加比賽活動是否成功的唯一衡量標準。

Tejay在環法賽後的賽程尚未確定。除了季末的幾場傳統比賽之外,他跟車隊管理階層的討論也納入了幾場較不正規的比賽選項,以做為選擇性賽事排程企劃的一部份。與Rapha共同構思而成,選擇性賽事排程將讓富有冒險探索精神的EF Education First車手代表隊參加世界上最刺激的越野賽及耐力賽精選活動,從Dirty Kanza到Leadville 100都有。

一開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Tejay後來對於參加Leadville的可能性充滿好奇,一場100英哩的高海拔登山車賽,辦在距離他阿斯彭的家不遠的地方。「我不希望選擇性賽事排程影響我的公路車賽,但是它有可能會讓人感到非常興奮,」,他承認說。

「這場Leadville 100辦在環法賽之後,而且它就辦在我家附近的山上。」,他說,「它將是一次能用較接近一般人的程度來享受這項運動以及跟粉絲們互動的絕佳機會。我可能會跟我的房仲經紀人一起比賽,那可能會激盪出一些火花。」。

從房地產經紀人到WorldTour級職業車手,這一季要跟Tejay van Garderen同場比賽的每位騎士都應該做好準備要面對一位精力充沛、重振雄風的競爭對手。被譽為未來的明日之星好長一段時間,屬於Tejay的時代現在已然來到。

下一集的EF Gone Racing將在Milan San Remo賽現場進行拍攝,並將在賽後迅速推出。要追這一系列的所有集數和訂閱影片請按下方鍵。

Tejay評價...

一場朝太陽騎去的知名比賽,今年巴黎-尼斯賽的前三站都被強風所支配。為了取得戰勝對手的空力優勢,Tejay選擇了我們的Pro Team Aero Jersey,具備雙重面料結構以及精心定位的強化黏合縫線-被設計來降低風阻和將速度提升到最大限度。經WorldTour級賽事驗證,現在就入手您的那一件。

立即購買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