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隱形集團

在騎車騎到最吃力的艱辛時刻,Emily Chappell會在腦中想著幾位能激勵她的女性。她會想像她們就騎在她旁邊,或進逼追趕、或激將督促、或勸勉鼓勵她繼續往前邁進。這就是她的隱形集團。那妳的隱形集團裡會有誰呢?

Rapha Emily Chappell - The Invisible Peloton

為了喚醒屬於Women’s 100的群體精神,我們徵召了Emily Chappell - 極限耐力車手,作家,全能型騎士中的佼佼者 - 來為我們介紹說明她用以保持她那風雨無阻之騎車動力的一個簡單概念。

我並非在風禿山上體驗過那種‘改變你人生經歷’的第一人。但是當我在2015年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把公路車停靠在它山頂那座出名的無線電塔牆邊時,我並不曉得那在登頂前三個小時的路途上縈繞在我腦海裡的想法會在五年後繼續迴響在我的人生中 – 並且讓其他人產生共鳴。

在抵達風禿山山腳時,我已經連騎了三天、1,000公里的Transcontinental Race(橫越歐亞洲際賽),因精疲力竭而只能費勁地緩慢向前推進。想要騎上歐洲這座全世界數一數二惡名昭彰的大山根本就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已經累到想不出其他替代辦法了。在那段山路最前面的一公里路上,我哭了,但哭完之後,一個幫助我撐過那座山頭與無數個漫漫騎車長夜的想法浮現在我的腦海。

靈感來自於我朋友Hannah的比賽策略,我在心裡把這個「普羅旺斯怪獸」的爬坡段切割成以2公里為單位的分段。(以我當時的狀況,我沒辦法騎21公里的長上坡,但我或許騎得動2公里的爬坡段。) 每當我要騎一個2K分段時,我就會去想一位能激勵我的女生,將那2公里的山路獻給她,然後召喚她的力量來替補我自己的。

當我拖著疲憊的身軀翻越風禿山那遍佈小石的怪異恐怖山坡時,山風不斷地朝我吹襲、衝擊而來。當山下普羅旺斯村鎮的家戶燈火漸漸隱沒在我腳底下時,一位接著一位的女性人物跑馬燈似地在我那越來越神智不清的腦中跑過一遍。我開始瞭解到說,她們不僅僅是當下短暫的勵志象徵符號,更是這段經歷的一部分;她們每一位都以其各自的方式引領陪伴我騎到每一個分段點。

在我想到Juliana Buhring時,我回想起我在我們上個月的首次約騎(從倫敦騎到愛丁堡,約720公里)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奇特樂趣。我以前從未遇過有另一個女生可以騎這種長距離騎得那樣開心的 – 一個在夜裡摔車之後仍然繼續騎車的女生,一個不介意騎乘過程中偶爾會發生身體疼痛的女生。在認識她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唯一一個能這樣騎的女生。

「我會去想一位能激勵我的女生,將那2公里的山路獻給她,然後召喚她的力量來替補我自己的。」

在我想到Sarah Outen時,我記得,當我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高溫和逆風中蹣跚地左右搖晃前進時,我經常都會想起她一年前也騎在這條相同的路上。她的其中一個訣竅是想像她所認識和深愛的所有人都圍繞在她的身旁,腳踏車上的車手們,獨木舟裡的獨木舟手們,以及走在或跑在她身旁的其他人。我自己的想像沒有那麼寫實,但我有體認到那一股相同的推動力。基於某種未知的原因,想著其他人能讓痛苦變得比較可以忍受。

在後來的一段2公里中,我想到了Jenny Graham – 一位我最近認識的、為人親切的蘇格蘭登山車騎士。我最初遇到她時,她是在Highland Trail 500賽事地圖系統上騎著、推著、扛著她的登山車跋山涉水的一個選手訊號點。她似乎不覺得自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那種英雄人物,然後我心想,是啊…那場比賽真是有夠不英勇壯烈的,頂著惡劣的壞天氣騎行前進,有時候12個小時才騎48公里。

我提醒我自己說,我還在比賽。只要我繼續向前騎,即便我得牽車走路,即使我每隔幾分鐘就必需停下來休息,我依然都還是持續在比賽,而且無論要花多久時間,我都一定要騎上山頂。

當我騎到最後一個髮夾彎上坡時,一陣強風如鬼魅般地朝我迎面呼嘯而來,然後我隱約發現,我的四肢因精疲力盡而在發抖。這時我想到了Maria Leijerstam,在她踩著車攀越Transantarctic Mountain(橫貫南極山脈)的25%陡坡時咬緊牙根、忍住痛苦,一路騎到了南極。我想到了Diana Nyad,以64歲之齡完成了她第五度挑戰從古巴游到佛羅里達的164公里泳渡壯舉 – 在許多人斷定那是不可能的任務和放棄之後。

在山頂附近搭帳休息之後的隔天早上,我在日出下滑後發現有一堆人 – 可能有幾百人吧 – 在看我的定位追蹤地圖,幫我加油集氣。我一路上都覺得自己被遺忘了而且很孤單,但事實上隱形的集團一直都在找我,正如我在找尋他們一樣。

「我的隱形集團突然現形了!」,一位同行參賽者大聲驚呼道,當我在最後一段可怕的蘇格蘭Bealach na Bà公路上跟他拉平距離時。如今已事隔一年,有關隱形集團的想法已從我的心底傾瀉而出,涓滴流淌進其他人的心湖裡。

在我發表過幾次談話之後,女性朋友們會告訴我她們自己在騎車時所遇到的困難,並心有戚戚地回應說她們都是如何召喚隱形集團來幫助她們度過難關的。某些人,例如:Sarah,會想像車友夥伴們就騎在她身旁,或騎在前面幫她擋風。其他人則會向『非騎士類』 – 她們的同事和朋友,奶奶、外婆和姊姊妹妹們 – 祈求加持和庇佑;Malala Yousafzai(諾貝爾和平獎得主),Marie Curie(居禮夫人),Noor Inayat Khan(英國二戰特務間諜)。許多人告訴我說,我本身就是她們隱形集團的其中一員,還會問我介不介意被徵召入團。

「我一路上都覺得自己被遺忘了而且很孤單,但事實上隱形的集團一直都在找我,正如我在找尋他們一樣。」

我自己的隱形集團則在我認識越來越多的女性騎士之後發展出了新的樣貌並且壯大陣容。現在已難以想像就在短短的五年之前,我一度還覺得我是唯一的一個女生。

有時候,我的隱形集團會在我家外面的街上等我,跟在我後頭督促心不甘、情不願的我上路騎車,提醒我說:只要開始騎車之後,我就會覺得好多了。

有時候,感覺好像我們在比環法賽的其中一個長距離賽站,整個集團全都騎在一起,邊親切地分享著她們各自的人生故事、邊變換隊形輪車。

有時候,隱形集團會在我騎坡度18%的大陡坡時挑戰我,記得有一次被Rickie Cotter還是Ayesha McGowan給刷卡、輾過去了,害我在後面追得很辛苦。

我多半都還是自己一個人騎車,但現在遇到關卡時,我知道我絕對不是孤單一個人。妳的隱形集團裡有誰呢?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