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The Forgotten Trails - an essay by Dillon Osleger

The Forgotten Trails・被遺忘的林道

跟著 Rapha 選手還有 Sage Trail Alliance 總監 Dillon Osleger 一起騎向永續小徑的未來。

25 February 2022

提倡永續林道的推廣運動源自於對這片土地深深的愛。Dillon Osleger 他最明白這一點了。在他擔任 Santa Barbara Sage Trails Alliance 執行總監的日常工作和登山車土地管理維護的領頭宣傳大使職責之間,他仍能抽出時間動土拓路 – 既是熟練的挖路者、也是名符其實的翻土騎士。

Dillon 就像 Seuss 筆下羅雷司(Lorax)的登山車手版本;以滿腔的熱情和希望為我們所熱愛騎乘於其上的土地發聲。事實上,閱讀他的文字時不難對林道的未來 – 還有我們所珍愛的這顆地球的未來 - 備感激勵和希望。在他Forgotten Trails・被遺忘的林道這篇文章裡,Dillon 解釋了我們如何能夠發掘舊有林道而無需一直建造新的林道。

Forgotten Trails・被遺忘的林道

文字:Dillon Osleger

我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辛勞的成果不屬於我、也不屬於他們,而是屬於我們努力行經穿越之地所代表的意義。我所挖掘的每一塊土地、所砍的每一棵樹,以及在每一條溪流上所放置的每一座橋都會在某些地圖上註記,而這是在其他地圖上所看不到的。而且並不是我所建立的每一條林道都出自我的設計或是親手打造。

如同其他人一樣,我在成長的過程中體驗到單車所帶給我的快樂。我不在意我所騎的那條泥土路是用人力或其他方式建造的。我的第一台登山車是鋼製的,前叉最大彈性避震行程為 100mm,而且想當然爾,那時候的龍頭上並沒有安裝車錶。

要說有什麼成就的話,那就是我在舊地圖上所找到的無數條林道。這些林道在任何建置林道的軟體或是路線規劃文檔中都看不到。但我很快就發現,我喜愛這些「被遺忘的林道」勝過那些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得到的。

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公民保育團」)時代(1930 年代)所建造的林道既陡峭又滿佈碎石,引領人們深入偏遠地區。由原住民(具 3000 年以上歷史)所打造的林道隨著峽谷曲折蜿蜒到達山巔和草原。動力車地圖上的林道(1800 年代)則能通往廢棄的小屋和掏金熱潮時期的遺跡。而當這些林道變的不如以往受歡迎時,政府便將它們從地圖上刪除抹去,也不會再進行維護。

過去幾十年,政府花費在林道維護上的預算開支縮減,群眾對林道和戶外活動的興趣也消退,使得這些林道又被大自然吞噬、收回去了。如今美國境內的國家森林有超過 160,000 英里的林道,當中卻只有 50,000 英里有被維護。那剩下的 70% 的林道呢? 政府宣稱要修復這些林道所需的經費還短缺 3.13 億美金。

而這正是為什麼我要在這裡挖掘這些地圖上所沒畫出的路的原因。從我面前的 Pine Mountain 山頂、往北一路到 Mojave Desert,前景混合了松樹和冷杉,有些在多年前已燒毀,有些則是新生的。這邊的林道埋藏在泥土之下幾英吋深的地方,只能依據每幾百英尺出現一次的老圓木切面來辨識出路徑。

而覆蓋於泥土之下的是在仙人掌間蜿蜒、在松樹間頓落、在灌木叢中輾壓勾勒出來的一條五英里路徑。這伴隨著陡峭的壤土轉角、交錯山脊線、壯闊岩場的 3,500 英尺下坡段,可以連接另外兩條重建好的古道,成為一條長 20 英里的 12,000 英呎下坡單人徑。

這些年來披星戴月地追溯地圖和騎車尋找新林道的舉動不是在開拓新路,而是在每一條路徑上來回往返、深入探索。如同四季遞嬗地循環著。無論是前往新路的捷徑,或是發掘出比林道本身更深層的意義,泥土之下總有無數被遺忘的路徑在那兒等著被挖掘。

Dillon Osleger 擁有加州·聖塔芭芭拉大學的地球科學碩士學位,以及蒙大拿州立大學的地質與冰雪科學學士學位,雙副修水文學及天文生物/物理學,在 Sage Trails Alliance (Rapha 很榮幸能資助該機構)擔任執行總監。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