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Riding the historic Pyrenees with Rapha Travel

公路車運動的初始之山

和Rapha Travel一同騎乘極具歷史意義的庇里牛斯山

01 March 2017

自行車與山脈淵源久遠的百年之戀始於庇里牛斯山,這座分隔法國和西班牙的山脈一直讓粉絲們樂趣無窮、讓選手們飽受磨難。Rapha Travel每年都會在這兒走好幾次單車旅行,從收列名山勝地的風格短途旅程、到長達一週的刺激點對點移動行程。閱讀我們下列簡短的庇里牛斯山騎乘經歷,並發掘一些本季仍可供預訂的難忘旅程。

騎經山中小鎮通往Tourmalet(圖爾馬萊山)的蜿蜒路上。

Tourmalet(圖爾馬萊山)無疑是難度最高的「庇里牛斯山之后」,2016年的環法賽是這比賽第79次造訪此地、翻越其山口 – 次數遠多過環法賽歷史中的其他任何山口。東、西進都超過17公里,但從西邊的Luz西進往上騎會比較遠,稍微難一點點,但景色也比較美・ 第一次有人登頂是在1910年,由Octave Lapize(推著他的車用走的)東進爬上山,自此之後那段陡坡便發生過許多史詩般的戰役,和出過一些不幸的事故 – 像是1913年,Eugène Christophe車子的前叉在下滑時斷掉。他不得已只能步行走到山腳下的Sainte-Marie-de-Campan,在那兒找到當地鐵匠鑄修好他的前叉 – 想說這樣他算是有遵守車手不得接受協助的比賽規定。很遺憾地,Henri Desgrange判定打鐵修前叉的男孩已經算違法協助Christophe,所以罰車手加時3分鐘。

從Col du Soulor爬向Aubisque山頂。

在Tourmalet(圖爾馬萊山)之外,庇里牛斯山東邊和中央的每一座山頭都有故事可說,路上所漆的記號就是證明,有些能追溯至很久很久以前的冠軍賽。舉例來說,從Col du Soulor騎去Aubisque(歐比斯克山口)的路是世上最美的山路,卻也是1951年時,Wim van Est過彎不慎衝出路肩、差點摔掉一條命的地方。坡度10%的Col de Marie-Blanque隘口在1986年被畫進比賽路線時嚇到一群車手 – 西班牙爬坡好手Pedro Delgado在那一年率先搶佔山頭,並贏得單站冠軍 – 而在1987年的重複賽段中,傳奇的哥倫比亞人Luis ‘Lucho’ Herrera獲勝,確定在庇里牛斯山上坡的名人堂裡佔有一席之地。

騎往Luz-Ardiden路上令人屏息的美麗風景。

再舉一例,長14.7公里、坡度6.9%、往Luz-Ardiden滑雪勝地方向的山路,正是2003年Lance Armstrong的車把手去勾到一名觀眾的側背包,而讓這位美國車手和另一位巴斯克車手Iban Mayo雙雙摔倒在地的地方。然而,當下也有人展現出自行車運動廣為人知的經典紳士舉止,Jan Ullrich放慢速度等Lance Armstrong和Iban Mayo重新上卡,即使那樣讓他錯失了上台的機會。

即使時至當代,庇里牛斯山似乎仍在成就傳奇的騎車橋段。以2012年Chris Froome和Bradley Wiggins騎往Plateau de Beille(貝耶高原)那次為例,忠誠的副手Froome竟追過、甩開他的隊長,甚至還比手勢示意隊長要追上來。於此同時,Portet d’Aspet(庇里牛斯山口在地方話裡也常被稱作portets或ports)卻背負著Fabio Casartelli意外身亡的沈重故事-1995年,一位年輕的Motorola車隊車手在下滑時撞上了水泥墩而沒能活下來訴說他自己的故事。

安道爾和西班牙也有他們的Grand Tour故事。在2015年的環西賽中,據說是'Grand Tour有史以來最難的一站'就辦在安道爾大公國。在僅138公里的距離裡爬升大約5,000公尺,安道爾那站以其二位數的坡度和無止盡連綿起伏的山路折磨著車手、撩撥著粉絲,最後是Astana車隊的Mikel Landa衝過山頂終點線、獲得令人興奮的勝利。,

然而,庇里牛斯山在環西賽中的比重份量確實是不如環法賽。但Volta a Catalunya (環加泰隆尼亞賽) 卻常把終點設在山頂上,像是2,200公尺(7,200英尺)高的Vallter滑雪場,還有靠近Girona(吉隆納)的那條Coll de la Creueta山路-長20.5公里、坡度4%的上坡。

同時,Vuelta Ciclista al Pais Vasco和Tour of the Basque Country常會從San Sebastián(聖塞巴斯提安)出發、騎進山區裏,而庇里牛斯山的山路在Ernest Hemingway(海明威)講述西班牙奔牛節的第一部小說中成為了永恆不朽的路線:The Sun Also Rises.(中文書名《太陽照常升起》) 他寫到:「自行車比賽是這世上唯一的運動。」。的確,無論你是在庇里牛斯山看比賽還是騎車,這句話都不會感覺奇怪突兀。來造訪一趟,你就會懂得我們的意思。

See all trips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