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Georgia Randonnée

Super Sergio

哥倫比亞的自行車運動呈現出它前所未有的強盛之勢。二十一世紀初期的先鋒騎士Rigoberto Urán和Nairo Quintana在此運動的一級賽事中仍是叱咤風雲,近期則加入了像是Egan Bernal – 去年環加賽的冠軍 – 以及他隊友Ivan Sosa等等新一代的神奇小子。但EF Education First Pro Cycling是否已發掘出一位超越他們所有人的天才車手了呢? 在他身穿粉色隊服在卡利(哥倫比亞城市)初登場的前夕,Rapha採訪了這位21歲的Sergio Higuita。

15 May 2019

你好,Sergio。你是如何踏進自行車運動圈的?

我是因為我學校的一位老師而開始騎車的。在我五歲大的時候,她幫我報名了一場腳踏車比賽。它每年都會舉辦,而我就一直參加到我13或14歲為止。我以前都會很緊張地等待著比賽日的到來,在比賽的前一天,我的腦袋除了比賽的刺激興奮感之外裝不下其他任何東西。我從沒贏過那場比賽,但有好幾次我都差一點就贏了。

 

你以前也是職業自行車賽的粉絲嗎?

是的,我大概從10歲開始會看環法賽和環義賽的電視轉播。那是在Alberto Contador非常強大的時候,所以我很喜歡看他帶有攻擊性的強勢騎車風格 – 單站能發動十次的攻擊! 在年輕的時候,我的騎車方式會跟他一樣。我以前會跟我的朋友一起練車並一次又一次地攻擊他們,直到我爆掉為止! 我喜歡Purito [Rodriguez]還有[Alejandro] Valverde,但是Contador才是正對我胃口的人。我記得第一次看他慶祝‘pistolero’的時候...,呃噢!

你是否有將那一種騎車風格帶入你的職業車手生涯中?

當然,我是一名非常好戰的車手。我熱愛加入戰局並拚盡我的全力,而且我喜歡承受痛苦的感覺;那正是騎車的一切重點所在。我是一個喜歡一直改變騎乘節奏的爬坡手,而且我也有很好的衝刺能力-儘管距離很短。如果有領先或追擊集團的話,我通常都會有機會贏。

 

你年僅18歲就加入Manzana Postobón車隊開始在歐洲騎車比賽。那些初體驗對你有怎樣的影響?

那經驗很棒,但是也非常的難。在來歐洲騎車比賽之前,我在哥倫比亞只比過一場大比賽,而且我覺得那就很難了。我在歐洲的第一場比賽是Tour of Asturias,我在第一站時嚴重抽筋並且是最後幾名抵達終點線的 [Sergio排名第92,落後該站冠軍23分鐘並在EF車隊新隊員Hugh Carthy之後進站]。我是一個新進車手,身在一個新的國度,而且比賽很難,但是我渴望勝利。我告訴我自己說:「明天,你要上場去,爭取你所一直想要的東西」。於是,那一天我奮力一搏、逃脫出去,而且我做到了。想想其實挺有趣的,因為我並不知道應該要怎麼逃脫,而且我是從爬坡段的底部開始攻擊、改變節奏、一路爬坡而逃脫出去的。Raul Alarcón-一位葡萄牙籍的賽場老將-當時跟我們騎在一起,然後他因為我發狂似的一直發動攻擊而對我很火大。現在我們成了朋友,而且能對那天的事一笑置之!

你是怎麼簽進EF Education First車隊的?

我在去年的環哥倫比亞賽中贏得單站冠軍,U23組優勝,並名列總排第五名。不少車隊都對我有興趣,但是EF Education First是最積極在跟我接洽的車隊之一。在我簽約之後,他們跟我說希望我在今年前半年能去為Basque Continental洲際等級的Euskadi車隊騎車,這樣我能多累積一點在歐洲騎車比賽的經驗。我一心只想學習,所以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 [Sergio為Euskadi車隊騎了23天的車,達成12項總排前十名的佳績及一次的冠軍]。

 

為一支WorldTour級車隊做訓練,而今代表車隊出賽的感覺如何?

這是夢想成真,我其實並無法用文字說明我有多快樂。但是現在我必需繼續向前邁進 – 走到這一步很不容易,而要留在這裡甚至將會更困難! 能在環加賽中初次露面登場,我非常興奮。我期待著能為Rigo和Tejay等人效力。在我年紀較小的時候,我就很崇拜他們,所以能夠跟他們一起騎車對我來說是激勵我騎出我的最佳表現的一種強大動力。

未來你想在哪幾場比賽中大顯身手?

我會很想比贏環義賽,那是一場很美的比賽。它非常困難,而像是Esteban Chaves、Nairo Quintana和Rigo Uran等哥倫比亞人在這場比賽裡的傑出表現則是讓我大感激勵的事實。環法賽也是我想爭取佳績的一場比賽,但它不太符合我的作風特色 – 通常會有一天長距離的計時賽,這是我希望能有所進步的項目。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