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Rapha + Byborre

我們的限量版Transfer系列與知名的荷蘭織品創新領導品牌Byborre合作,將休息與恢復帶往另一種全新的水準層級。創辦人Borre Akkersdijk在此為大家介紹這個新系列背後的精密針織技術。

30 September 2019

BORRE AKKERSDIJK

同名品牌之概念設計師暨創辦人,Borre因其織品生產實驗而聲名大噪。他率先研發出利用電腦計算和精選紗線所發展而成的精密針織技術,一舉創造出前衛新穎的針織圖案和性能更好的織料。

您的設計背景為何?

我在就讀教程重心以產品設計為主的Eindhoven Design Academy(恩荷芬設計學院)之前所學的是工業設計。畢業之後,我還花了一年時間去紐約唸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流行設計學院),然後搬去巴黎在Trend Union - 由Lidewij Edelkoort所開的一家服裝流行趨勢預測分析公司 - 當實習生。11年前在那裡工作的時候,我開始著手研發設計出我的第一批織品。




您當初是如何開始研究起精密針織技術的?

當年我在Eindhoven(恩荷芬)唸書時,我第一次有機會拿工業紡織機來做實驗。我注意到一點,這些機器在大多數的商業用途設定中都被調成最高運轉速來達成最大量的生產,所以不太有什麼革新研發或測試的空間。在那同時,我清楚地瞭解到說每一件好產品都是從優良的基礎材料開始發展而成的。假如你不知道如何找原料、設計和研發基底面料的話,即使你能設計出最美麗的作品,最後還是免不了流於只能製作出一件次級品的宿命。

就是這一點讓我想要花時間研究紡織機台,更新軟體設定和變更硬體零件,進而全面掌握一切。只有當你有能力改變這些梭織機台的時候,你才有辦法全面控制你的面料。

讓您更新、改良紡織機的原因為何? 它們有什麼缺點?

讓我想更新、改良機台的原因倒不盡然是紡織機所缺乏的可能性。我看見了用於生產床墊的圓編機,接著心裡就生起了「我很想用這機台來做衣服」的念頭。

當時礙於體積跟厚度,那個想法根本就行不通,所以我告訴我自己說:「我可以怎麼變更它的軟體來製造出較薄的織品呢?」。當我開始嘗試突破眾多的界限並大幅變更軟體之後,我越來越清楚自己可以創造出截然不同的獨特作品;但那些並沒有上市,以前不可能進行量產。

我們大幅地變更機器以求創造出織品發展的全新可能性,但我們也大刀闊斧地改變了行之有年的工作流程。Byborre是一間自有品牌的織品公司,但我們也創造出了一系列能為其他公司所使用的標準生產模組 – 從起始的紗線到終端消費者。




您是如何決定要跟哪些品牌合作的?

我們喜歡跟十分瞭解他們自己的消費者的那些品牌合作。對消費者的充份瞭解讓你能夠精準掌握你所需要的服飾機能。一旦你確定了所需的機能之後,你就能決定要使用哪些紗線和製程技術。接著,最後一個問題是:「這材料的DNA是什麼?」。對Rapha而言,這是相對簡單的一部分。這個系列裡的每一款服飾都以Marco Pantani最愛的山路段-Monte Carpegna(卡佩尼亞山)-為設計靈感。我們所織進這材料裡的線條圖案描繪出了該爬坡段的等高線細節,而這個設計已變成對所有Rapha騎士都別具意義的一種符號。

紗線。製程。DNA。獻給Rapha騎士的終極‘織’作。

這個系列裡所用的紗線和製程是如何為自行車騎士量身打造的?

限量版Transfer系列是讓您在比賽前、後都能保持舒適的設計,並且包含有整件可正反兩穿的數款服飾。採用了尼龍纖維、棉布和羊毛紗線,設計概念是我們一方面要設計出能在暖身時保留住身體熱能的面料;另一方面也要為賽後恢復打造出另一種面料 - 添加有能吸除皮膚表面汗水的美麗諾羊毛以及能將濕氣導至面料表面以利蒸發的尼龍纖維。綜合前述兩點,這樣的面料擁有一種讓運動員穿上後會感覺彷彿被溫暖擁抱著的3D立體結構,而且面料完全抗菌和防臭。美學設計方面亦然,服裝可正反兩穿的特色展現出有別於他人的獨樹一格 – 巧妙結合功能性與風格個性。




跟我們談談您的機台設備。它有何特別之處?

我們的織品研發工作室位在阿姆斯特丹,佔地兩層樓。一樓是實驗室,二樓是我們的工坊區及展示間。在實驗室裡放有我們全部的圓編機 – 就是我前面所提過的機器,從生產單層衫到雙層衫的機型都有,有些機台甚至還能製造出跟床墊所用材料一樣厚的織品。

這些年來,我看見供應鏈出現了斷層。產品研發者會跟織品公司合作,但是他們無法控制織品裡要用哪些紗線。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在創意設計上就已經先落後人家一大步了。我們所說的是,我們希望能在我們自己的工作室裡擁有完整的供應鏈 – 從紗線到織品製程再到美學設計建構和織料染色。我們甚至已進一步開始用公司內部的設計工作室來研發設計服裝了。

公司自己就擁有完整供應鏈的好處是什麼?

一般來說,你用機器生產織品,然後會把它送去其他地方測試和打樣。大家只有當織品在那兒完成測試了才能知道說,「噢...糟糕!這材料需要再織得厚一點或薄一點」。等測試樣品寄回來之後,你才能再重新來過。光是這流程就要花掉你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果你真的想從無到有地研發出某種東西並測試所有的紗線成分 – 就像我們為Rapha所做的一樣,那能耗費掉你好幾年的時間。自家擁有所有的流程設備,我們能夠迅速地打樣和研發新產品。




您一直都對騎車感興趣嗎?

事實是當你生而為荷蘭人時,你生來就是一位單車騎士。在荷蘭,在你一學會走路的同時,你就會被放到腳踏車上去了 騎腳踏車是我們的文化。我每天騎35分鐘的腳踏車通勤往返,就跟其他許多人一樣。環法賽伴著我們長大。在每一年的暑假露營旅行中,電視上播的永遠都是通常會有荷蘭明星選手參加的環法賽。就算你沒有在騎車比賽,那都是一種跟荷蘭人的生活、跟我的生活密切相關的東西。

這一季跟Rapha合作的機會,對我來說是機不可失的。

ByBorre系列

Byborre Collection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