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會遇“美洲豹”

向美國冠軍暨奧運銀牌得主-Nelson Vails-致敬的一個系列。

24 April 2019

看看Nelson Vails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的比賽表現,你很快就能瞭解原因。Vails那一股屬於掠食動物的爆發力-變身為水泥叢林裡使命必達的單車快遞員-讓他代表美國出賽便一舉奪下銀牌。但是,一切都是從紐約開始的。

「我在中央公園騎出了很高的累積里程數,一圈又一圈數不盡的里程。」,Vails說到,「在第110街上有一大段山丘坡段,我小時候都必需得走那個上坡路段去上學,一直走到我都練出肌力了,然後我從學校畢業了。」。

所以這不是一夕之間、突如其來的成功,而是靠時間和努力訓練所練就的功夫。

「剛開始騎腳踏車時,我從來都不會去想我要騎多遠。」,當我們在中央公園-他以前練車的場地-碰面時Vails談到,「我以前騎車騎得認真到、騎得遠到,我必需得搭計程車才能回家,那還是在沒吃補給的情況下。天啊,我可能會帶著一支水壺而且沒帶食物就騎上個80英哩(128公里)。你知道,我指的是整個人消耗殆盡,就今天大家所說的撞牆;當時沒有這個詞。我那時整個人沒電了,我媽得在某個地方等我,好幫我付計程車費。」,Vails笑說,「她那時候一定氣炸了。」。

「我是一位擁有魔杖的魔法師,我只是不曉得要怎麼使用它。」。

但這不表示Vails當時不知道他自己擁有哪些優勢 – 恰恰相反。「我是一位擁有魔杖的魔法師,我只是不曉得要怎麼使用它。我能夠上場去,踩動腳踏車跟上、咬住中央公園裡最厲害的車手,但是我不屬於任何一支車隊。」。

以前那個時候,自行車運動在美國並未享有今時今日的聲望。那是遠遠早於Lance Armstrong的年代。Greg Lemond尚未代表美國人在自行車界闖出名號。在這些都還沒發生的那個時候。

而且,Vails從小在哈林區長大,紐約最窮的其中一區。即使先天環境條件不佳,他騎車的本事還是吸引到了Lenny Preheim-附近Toga腳踏車行老闆-的注意,他看出了這位年輕人的長才天份。

「Team Toga Tempo是紐約市第一名的自行車隊。」,Vails說,「我們擁有一整套互相搭配的車服和腳踏車。人們會拿我們取樂、開玩笑,但那只是出於嫉妒,這些人。跟現今職業車隊會把公路車架在車隊巴士外面排成一排一樣,早在三十年前,我們就會把我們的車排成一排擺在廂型車裡了。」。

也是Preheim他幫Vails介紹、安排了單車快遞員的工作。

「在單車快遞業的全盛時期,Lenny幫我找到了一份單車快遞員的工作。正因如此,我才有機會騎上[單速]車,學習如何騎車。對我而言,這份工作來得像是能讓我變成自行車比賽選手的一種訓練工具。」。

對於那些對凱文·貝肯的作品不太感興趣的人,Vails之後在電影Quicksilver(銀色快手)裡擔綱演出單車快遞員一角,跟載著這位好萊塢巨星的一台小黃計程車競速比賽。那一股“美洲豹”掠食動物的姿態在電影短短幾分鐘的片段中展露無遺,一邊疾速奔馳在市區裡、一邊玩弄著他的獵物,難得地讓大家窺見他身為快遞員的生活面貌。

「對啦,那很危險,但我是有技巧的,我能洞察看清一切。你站在人行道邊,你在攔一台計程車,這就改變了交通的車流動向。」,Vails說著,點出了讓他在自行車賽道上佔有優勢的那股敏銳警覺度。「我喔,我隨時都在狀況內,那是讓我保持活力的辦法。」。

即使那部電影在(1984年)之後才上映,它卻展現出了化育成在自行車賽場上功成名就的那股能力。“美洲豹”長大茁壯到能衝出都市的牢籠,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身為紐約州的衝刺冠軍王,他接到了代表參加國家級比賽的授命通知。

「我自信滿滿,超跩的,我簡直是在罷凌同場比賽的每一位選手。我一整個佔盡上風。」。

「想像一下,一個來自哈林區的孩子代表州去參加國家冠軍錦標賽。」,Vails-對手眼中的未知數-說到,「他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比贏了前兩輪的比賽,並且騎出了場地的最佳成績記錄。那就是美洲豹的作風;在你回過神以前,我已快到不見蹤影。」。

努力拚出來的成績表現終於有所回報,能穿上星條車服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比賽是這位24歲的小伙子人生中重要的一刻。

「你知道,那就像是超人裝。你在海報或電視上看到職業車手參加世界冠軍錦標賽時,他們會穿上代表國家的車衣和他們贊助商的車褲...那就是我的感覺。我挾帶著那一股恢宏的氣勢上陣,我嚴格地配合著教練團的指導以盼成功騎贏比賽,用腦筋去比賽,搭配精密的計算規劃。我將全力以赴。」。

你仍能在網路上找到準決賽的影片,那是讓人看了會緊張到心跳漏拍的精彩片段。兩位車手在最後的彎道上進行殊死對決,Vails騎到外邊上,等待著給對手重重的一擊。所有那些在市區裡所做的長距離騎乘,穿著Team Toga黃綠色隊服在中央公園所比的比賽及所做的訓練,在在都是引領Vails走到這一步的奮鬥痕跡。他跟Faye抓對廝殺的刺激比賽過程讓那場決賽的結局感覺起來挺令人掃興的,但或許結局並不重要。

「現在,沒有人會記得那天誰贏得了金牌,」,Vails說。“美洲豹”偷走了Quicksilver(銀色快手)裡的螢幕角色,更以銀牌的成績偷走了那場大秀的焦點。

Nelson Vails系列

獻給水泥叢林中之最速大貓的一個特別系列。

Nelson Vails Pro Team Jersey

Rapha Nelson Vails系列

Nelson Vails Pro Team Bib Shorts

Nelson Vails Pro Team Sleeveless Baselayer

Rapha Nelson Vails系列

Nelson Vails Cap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