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越野趣

有些人說公路越野是你騎車所能體驗到最好玩的一種運動。被濺的滿身是泥,被噴了一臉的沙... 總能在滿臉的污垢裡發掘出露著一口珍珠白貝齒的燦爛笑顏。我們訪問了五位車手以期助您瞭解公路騎乘的趣味小分支。

17 September 2018

DAN CHABANOV

國家精英好手

ㄧ位俄羅斯出生的紐約居民,Dan Chabanov他幫一支隸屬於傳奇車架製造商-Richard Sachs-的車隊騎車。今年,RSCX車隊將身穿Rapha客製化隊服出賽幾場最大型的美國公路越野賽,而隊上的Dan – 轉作比賽選手、贏得三屆Red Hook Crit繞圈賽的前單車快遞送貨員 – 很有機會能拚出優勝成績。

我要怎麼涉足越野自行車運動?

請回想你近期騎過的幾趟騎乘。記得有那麼一條讓你轉離你常騎路線的碎石子路嗎? 你曾沿著那條路一直騎下去過嗎? 有的話,恭喜你,你已經跟公路越野沾上邊了。這是我向來會給想嘗試這項運動的人的建議:就去找一條碎石子路,然後看那條路會帶你騎去哪裡。之後,再去找條只有一台腳踏車寬的羊腸小徑,並盡量試著讓你自己去冒一點險、吃一點苦頭。

我需要一台越野公路車嗎?

你沒有的話也沒有關係。直接幫你的公路車裝上所能裝得上的最胖的車胎,然後去林子裡騎車。這正是我在十年前開始騎越野那時候的情況;跳上我的公路車沿著碎石子路和林道騎,想幫自己找到一些有難度的新路線。我能給的最佳建議? 稍微騎慢一點,要不然就假裝它是一條鋪得又好又平的路。除此之外,你上半身要放鬆,車把手別握得死緊。放輕鬆來控車。

我要怎麼開始參加比賽?

別猶豫不前,去比就對了。我真心建議你們就是跳坑下場去比賽來搞清楚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如果你不喜歡這方法的話,那就去接觸你當地的自行車社團。而如果你已決定要去參加比賽了,我最後的一點建議是:提早去到比賽會場並待晚一點再走。越野賽跟公路車賽不一樣,會場上人們的熱絡交際互動是這一切努力之中最美好的一部分。跟幾位朋友一起預騎個幾圈賽道,接著閒聊,並幫你在其他場比賽裡遇到的敵手歡呼加油。職業車手的叮嚀提醒:叫囂挑釁、喝倒彩一整個很過時。只需高聲加油喝彩,大家都拚命在加油。

MEREDITH MILLER

美國的傳奇人物

一位2013年自公路自行車賽退役的北美賽事好手,即使已於2016年正式‘引退’,Meredith Miller卻仍持續在越野賽圈道上讓其他人騎在她後面吃土。在不以Rapha Cycling Club·波爾德聯絡官的身份當值去激勵其他騎士時,Meredith就四處征討、屢戰屢勝:CrossVegas, Grinduro, CX Single Speed Nationals, 賽繁不及備載…

公路越野賽是怎樣的一種情況?

越野賽賽程很短,但它卻是妳所能比的最激烈的比賽種類之一。在30分鐘到一個小時不等的時間內,妳從開始到結束都卯足全力在衝... 當然,除非妳慢下來接場邊觀眾遞的啤酒喝。然後才一扔掉啤酒杯,妳就得脫卡、扛著車爬樓梯了。在妳的視線完全模糊掉之前,妳得運用妳的聰明才智騎過爛泥巴邊坡路段,想辦法不要在那坡上摔車、滑到底下的賽道柵欄邊。在妳和妳的車裹上了多五磅重的泥巴之後,妳還得想辦法騎回維修站去,優雅地跟對著妳大喊「騎快一點!」的另一伴換一台乾淨的車來騎。然後妳得重複這個循環好幾次。(註:不是每一場比賽都准場邊觀眾遞啤酒的,但有的話,算妳幸運。)

妳是怎麼增進騎車技巧的?

我一路以來都是騎公路車賽的,在我第一次牽起公路越野車時也都還是。我有一顆能夠猛力狂飆筆直、漫長公路的引擎,但這顆引擎卻無法幫我騎過如花生醬般濃稠的泥濘,而且我的身體會在滑下又陡、又輪痕密佈的下坡段之前就冷掉了。每每努力要騎過路面薄冰時,我都怕到快哭了。但是我在基本上沒有泥濘越野賽的科羅拉多州是鮮有機會去練習那些技巧的,再者,這兒的賽道跟歐洲的那些比起來根本是小兒科。我會在當地的公園裡練習基本技巧。我會在練習賽中跳騎柵板。我會騎我的登山車去適應兩輪撇輪的狀況。我的隊友練兔跳過柵板、壓著輪痕騎車、跟如熱刀切奶油般地快速過泥濘,我都跟著他們一起練。絕大部分時候都是土法煉鋼練出來的。

妳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已愛上這運動的?

在聚光燈下騎車比賽。迷越野賽迷得如痴如狂的粉絲們排排站在封鎖膠條後,在每一位車手騎過去時,或歡呼加油,或叫囂起鬨、喝倒彩。遞啤酒,塞賞金,跳柵板,奔跑追逐。場上流竄著源源不絕的能量活力。現場氣氛群情激昂。我從未在備嘗痛苦的同時還又那般開懷大笑的。比過那麼一場之後,我就黏住了。就是CrossVegas那場啊,寶貝。CrossVegas.

SOPHIE DE BOER

世界大賽級歐洲職業車手

Sophie de Boer是世界最傑出的公路越野賽選手之一。這位阿姆斯特丹人連續贏得2016/17年的兩座世界盃女子總積分冠軍獎盃。去年因不幸掛傷而休養了很長一段時日,Sophie如今以良好的狀態投入新一季戰局並力圖再攀巔峰。

騎越野最棒的是什麼?

在林間騎車或騎越野總是必須聚精會神。我享受自己能完全專注,百分之百地投入,而且不會去想其他事情。例如說,我騎公路車練習時,我的思緒會恣意亂竄。有時候那樣很好,但我非常喜歡騎公路越野時所要求的那份全神貫注。

比賽最難的是什麼?

妳的出發起步必須騎得非常、非常好。我比每一場都對於在鳴槍出發時就須搶得先機這點感到很有壓力,即使我其實是在鳴槍出發後就能贏得先機而且常常能搶先'卡位過彎'[搶先在第一個彎道入彎/出彎]的人。然後賽季也很漫長。我們從九月開始比,每一週要騎兩場以上的比賽,就這樣直到二月賽季結束為止。拿這點跟公路自行車賽做比較,公路賽妳能利用賽期之間的空檔充電休息。在一月、二月左右的越野賽季尾聲,我會感覺整個人筋疲力竭。

在比賽過程中是怎樣的感覺?

我的出賽感覺經驗跟我的雙腿狀況息息相關。有時候比到我保持領先而且一切都很順的比賽,身體飽受苦楚,妳會聽到群眾的喧囂鼓舞,但那都不至於令妳分心。妳享受著比賽的過程,妳騎出行雲流水的節奏。但假如妳雙腿的狀況不佳,妳會倍感壓力或覺得很不舒服,而後妳會感覺更痛苦。妳也會聽到人們所說的話,而且那話會進到妳心裡頭去。有時候人們會說一些像「妳願意嫁給我嗎,Sophie!」等好笑的話,我會莞爾一笑,但也有可能是負面的話:「喔~ 拜託女孩,這表現很糟糕」,或是「喔~ 不,妳應該要表現得更好」。我很喜歡去美國比賽,因為那兒的人絕不會說這種不上道的話。

HAMISH LOW

初生之犢不畏遠

Rapha產品測試計劃的聯絡官,墨爾本出生的Hamish Low去年才發掘出公路越野的奧義。在Rapha倫敦總部的一個20多歲、熱血CX騎士,Hamish在四月加入了另外兩位同事的行列,去騎了一場900公里的越野極限耐力賽-Italy Divide。一如他所說的,「你可以騎越野公路車去做任何事情,它真的就是那麼的包羅萬象。」

公路越野如何改變了你騎車的方式?

騎越野讓我看見了這城市的某些地方,我以前並不知道有這些地方的存在。那些騎乘地點離我住的地方比我所以為的要近的多。我以前會騎公路穿越那片森林,都不知道那兒還有可以握下把、奔馳騎行的絕妙小徑。公路騎乘有種會讓你對自己比較‘要求精準和保護’的特質。但是在越野騎乘裡,你會整個人做好弄髒的準備而且多半會帶著幾處的瘀青、腫塊回家。這全都是越野的一部份。你騎車撞上樹幹,笑一笑,然後馬上就再跳上車去。那就像再變回小孩子一樣。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真的涉足越野自行車的?

在Rapha,我們很幸運,每個禮拜三早上都能去騎車,而在秋天跟冬天時,我們有一群人會每個禮拜去騎Epping Forest的林道。就在那兒,我體驗到了最大的騎乘樂趣。它擁有遠比我所想像更多的人際互動在其中。我整個人會變的很多話,在閃開一個驚險的狀況時我會鬼吼鬼叫,在其他人閃過障礙時我也會叫。處於摔車的極限邊緣,你會生起一種真實的悸動。

為什麼要騎越野走過一整個國家?

在2017年底那時候,我跟Rapha的另外兩人正在尋找一個困難、具有冒險精神,並且是我們可以騎著自己的越野公路車去進行的挑戰。後來我們決定要參加Italy Divide,一場從羅馬騎到加達湖的耐力越野自行車賽。在想到要進行這樣的一趟長途騎乘旅行時,我覺得自己就是個十足十的賭徒,除了最遠騎比利時來回去參加Tour of Flanders之外,甚至沒有做太多的準備,但是我們騎完全程了。一次永生難忘的體驗。

Neil Phillips

全能型天才車手

來自英格蘭西南角的康沃爾郡,Neil是Rapha這幾年來Road、Brevet和Cross等宣傳活動裡的老面孔。他也是一位多項全能的車手。今年夏天,他在與精英級職業車手同場競技的巡迴系列賽中奠定了自己身為一級公路車手的地位。在上一個越野自行車賽季裡,他頻頻登上頒獎台達八次之多;而在2016年,他更贏得了自行車界首屈一指的無支援極限長距離耐力自行車賽的亞軍,Transcontinental(橫越歐陸洲際比賽)。

什麼是你最喜歡的項目?

很難說最喜歡哪一種,我喜歡我能夠一年到頭恣意地在各項目間轉換。然而,越野仍以些微差距出線成為我的最愛。在越野裡,從團練集訓到比賽總是充滿了人與人之間熱絡的交際互動。越野在這兒比較不獲重視,而我很喜歡能力不一的人能夠聚在一起比賽這點,跟排名在他們之前和之後的車手同場競爭。我喜歡戶外活動,而騎越野能讓我一整年都在外頭騎車,騎越野遇到需要運用技術的狀況時也總能增進我控車的技巧-這有利於我在英國夏天的繞圈賽和公路自行車賽中的表現。

你騎越野所發生過最精彩的事是什麼?

上個賽季一整季都特別好,我的體能狀況和騎車能力都大有進步。但其中最精彩的兩件事,分別是在Three Peaks-橫越約克夏和英格蘭的三座山頭,無疑是英國越野比賽裡最難的一場-騎出第13名的成績。這是‘第二級’趣味成份居多的比賽,但景色與人們都令人覺得值回票價。而談到傳統正規賽,在去年的全國盃比賽中拿第20名這事很精彩。尤其是能跟這項運動裡名符其實的英雄-Nick Craig,英國公路越野賽與越野賽多屆國家冠軍-對戰。

為什麼騎車比賽騎越一整個洲?

那時候對我而言,體能狀況、心理強度和方位定向都充滿了未知數。逼出我在其他方面的能力極限,看看我能從中學到和發現什麼。騎去你從未到過的地方,同時也是若非騎乘路線恰恰經過的話,你可能永遠都不會去的地方,然後一窺當地的生活風貌與周遭景觀。

Cross Jersey

立即購買

Cross T-Shirt

立即購買

Cross Socks

立即購買

Cross Cap

立即購買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