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500/1: 克服重重困難騎車去

要在歲末佳節期間騎完五百公里對多數人來說就已經夠挑戰了,但某些騎士們總是會覺得自己必須要更進一步、精益求精。在您開始進行自己今年的騎乘之前,看看這一篇西雅圖Brevet騎旅的故事來找尋靈感,或是記取教訓和警誡。

今年Festive 500屆滿十週年。在活動創辦後的十年歲月裡,這項挑戰之於世界各地的騎士們已經發展成各具特殊意義的年度騎乘儀式,但是有一點 - 最原始並且是最重要的一點 - 維持不變:它永遠都是一項挑戰。

內心謹記著這一點,由Rapha西雅圖店總經理Brandon Camarda所領軍的一團堅忍卓絕的Rapha騎士,去年出發上路一口氣完成挑戰,沿著加拿大的邊境之南一路騎到奧勒岡州的波特蘭。我們找到了那一團的成員之一 - Tyler Boucher,對他進行第一手的訪問,以瞭解當天的天氣有多‘美好’。

「當一個壞點子油然而生之後,有時候就很難去打消那個念頭。」,Tyler回想說到,「要一次、一口氣騎完Festive 500絕對是野心勃勃的企圖,但我確實也發現12月底時,我人在華盛頓州·布萊恩市的這個小邊境城市裡忙著為眼前的挑戰做準備。」。

現在我們必須要在這裡強調說明,一口氣騎完Festive 500絕非是完成這項挑戰的唯一辦法。在一次家庭聚會跟另一次家庭聚會之間抽空溜出去騎車,這本身就是一項勝利了,而在八天之內安排時間來完成這個挑戰更是一項極大的成就。

但正如Tyler所提到的說,壞點子通常能造就出最精彩的故事。將他的冬季耐力傳說當成是對您自己此次騎乘的激勵和/或一長串要花八天時間來完成這項挑戰的好理由。

他開始說到:「騎車那一天,我們很早起床。從布萊恩市出發騎上我們規劃的路線,我們要往南騎去貝靈厄姆並沿著Chuckanut Drive公路走,縱貫騎經風勢很大的斯卡吉特山谷,南下西雅圖,然後摸黑騎去波特蘭。」,話說到這兒他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我們在雨下下來之前騎到了貝靈厄姆。」。

「有出現一陣、一陣的微弱陽光,但是天空中滯留著厚厚的雲層,而且那雨未曾間斷。」。在如此潮濕的天氣下,騎各種距離的騎士們都會想方設法讓自己保暖,這一群人也不例外。

「在淋完更多的雨、摔過一兩次車和轉錯好幾個彎之後,我們騎進了一家加油站。我們當中有人在那裡買了一雙釣魚用的橡膠手套以當做防雨的最後一道防線。」,他回憶到說,「我們甚至圍在一台暖風烘手機前互相推擠、卡位。當你冷到那種程度的時候,能保暖的每一件小事、每一個小動作都很重要。」。

對我們許多人而言,對抗寒冷是這項挑戰中的一部份,但徹夜摸黑騎車則會面臨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新挑戰(又是不要一口氣騎完500公里的理由)。「我想,下午3點時天色就又暗下來了。」,Tyler邊回憶、邊說到,「從那個時候起,我的記憶似乎就變得很片段,隨著前面騎士的車尾燈清清楚楚卻斷斷續續地閃爍著。」。

「夜裡刮大風,迫使我們必需呈一路縱隊騎車。我們在被風吹倒的樹跟被風吹到馬路上來的垃圾筒之間迂迴蛇行前進。」。雖然這聽起來很恐怖,但Tyler強調說像那樣持續騎車前進自有其樂趣。

「天氣冷到、風大到我們無法說話,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在放空、安靜地想自己的事,專心地專注在我們所需做來讓自己能持續騎車的所有事上。」,他帶著一抹微笑回想起那趟騎乘中的例行動作。「只要有人爆胎 - 頻繁到我都忘記到底有多少次了,我們就會整隊停下來,檢查我們的車燈、吃一下補給,然後再次出發,就那樣。」。

不管您是徹夜通宵騎車或只是騎一個鐘頭的車,會讓您覺得騎Festive 500很有價值與意義的通常都是那些寧靜的片刻及固定的例行動作。還有一點很重要、需謹記在心的是,完騎不代表一切,這一點Tyler願意作證。

「長途騎乘中所吃下去的那些高糖食物讓你腸胃不適,這是很尋常的事。」,他說,「入夜之後,我開始覺得越來越不舒服,而且那個雨一整晚滴滴答答下個沒完。在森特勒利亞時,雨勢開始變大,氣溫開始下降,不久之後我就在奇黑利斯的麥當勞裡舉白旗投降了。」。

那時Tyler已經騎了24個小時的車、拉了384公里遠的距離,但是他的身體開始抗議並拒絕從事任何跟出發騎車有關的動作,他笑著回憶起當時的軟弱。雖然Tyler的騎旅到那裡就結束了,但他並非一無所獲。他笑說:「至少我有足夠的題材來寫一篇部落格的文章。」。

倘若你最後真的體力透支了,停下來或稍微調整一下你的目標,那並不可惜或丟臉。同理,如果你像Tyler的那群隊友一樣意志堅定,無論再怎麼困難和辛苦都要繼續把行程給騎完 - 適當休息可確保能夠持續上路,那麼隧道盡頭的光,或是黎明破曉的曙光,終將會為你綻放光明的。

在大約384公里處的里程碑處度過了有助於恢復體力的麥當勞之夜後,這一群人繼續出發騎車,天氣依然又濕又冷,但是他們的意志堅定。天色開始漸漸變亮,他們也不再追算而是開始倒數里程數。「騎到波特蘭的最後一波衝刺又花了他們9個多小時。」,Tyler告訴我們說,「當他們進入市區,往Rapha辦公室的方向騎去時,我忍不住一直微笑。我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傻氣的深刻笑容。」。

雖然他沒有騎完,Tyler仍然對他自己所達成的成果以及一群隊友的光榮事蹟感到無比的驕傲。他選擇放棄的決定不只證明了那一趟騎乘有多艱辛困難,也提醒了我們Festive 500的重點在於參與,不管你騎了多遠。

永遠都會有人騎得比你更快和更遠,但你有出門上路騎車,那才是意義所在之處。說一件會讓你覺得安慰的事,那些一口氣騎完500公里的人沿途吃了很多的苦頭,這你去問Tyler就知道了。

#Festive500 Brevet Ride

這是Rapha西雅圖店連續第三年提出這項特別的挑戰:發揮Brevet的精神,自給自助,跟你幾位最要好的車友一起一口氣完成#Festive500。

這項活動將於12月28日,週六清晨5:45從Rapha Clubhouse西雅圖店出發,環奧林匹克半島繞騎一圈。這趟長達524公里的騎乘必須最少2人一隊組隊參加,並限時在40個小時之內完成。

#Festive500

從平安夜一路到跨年夜。現在就登錄報名一場將讓您永難忘懷的歲末佳節挑戰活動。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