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Ellen Noble on Hopping the Barriers

Ellen Noble跳騎過柵板-藩籬

Rapha拜訪這位美國選手,就她賽季前的腦震盪,邁入精英組比賽,和挑戰跳騎公路越野賽的超難柵板等事進行訪談。

17 November 2017

她在精英級賽事的第一季開頭就表現良好,Ellen Noble贏得多次的勝利,並站上了世界盃的頒獎台。按理來說,這已足夠叫一位年輕選手開心不已。但Noble是三屆的國家冠軍(23歲以下組)及前美洲冠軍(也是U23組)。所以即使在她沒想到會更上一層樓並重拾她過去所中斷的事業時,這個美國人的聲音中還是透露出了她期待達成更多的訊息。

「我爸,兩年多前過世,在他走的時候沒有抱著一絲遺憾。我去思考他的人生,以及他如何將每件他所想做的事都做到最好。」

跟我們說說妳這季到目前為止的表現。

真的是有好有壞。有我引以為傲的戰績,也有難熬的那幾天。但我對整體表現還是挺滿意的。在賽季前受傷讓我得調整自己的期待,並努力挽救以達成自己所滿意的成績。

妳遭遇到什麼樣的挫折?

我整個夏天都在面對影響我訓練的飲食失調問題,然後我腦震盪兩次。兩次的腦震盪都是因訓練時摔車造成的。我騎越野車時摔了一次,之後為世界盃Mont-Sainte-Anne賽訓練時又摔了一次。我現在已經好多了,沒有什麼腦震盪的後遺症。

妳很年輕,有天份又有衝勁。可能會再受傷的想法會讓妳感到害怕而萌生退意嗎?

我的確想過可能會再受傷這件事,但我不會說這會令我遲疑退怯。我只能盡我所能地減輕風險。而且事實上,我並不想過著擔驚受怕的生活,老是在擔心下一刻會發生什麼危險。我爸,兩年多前過世,在他走的時候沒有抱著一絲遺憾。我去思考他的人生,以及他如何將每件他所想做的事都做到最好,然後我發覺假如我不能讓自己好好過著訓練、比賽、嘗試其他有趣事物的生活,我會很失望。

這一季妳已在妳的第一場精英賽中獲勝,並贏得其他許多場比賽。哪一場對妳而言是最高峰?

對我來說,世界盃頒獎台是目前為止的最高峰。站上世界盃頒獎台是滑鐵盧世界盃時的事,那是在美國世界盃比賽的第二輪。比賽那一週我非常緊張,因為那是一場瘋狂的比賽。愛荷華市世界盃比得很順利,接著我們週三飛拉斯維加斯 [去比CrossVegas] ,然後再飛回來。我感覺不太好。我感覺那一場比賽不是我的比賽。但是在愛荷華所犯的錯誤讓我學到教訓 - 我出發時衝太猛,然後爆掉了。這一次我盡可能穩穩地騎。我冷靜地適應了比賽。我有辦法上樓梯和跨柵板。那幫我縮小了與前面選手的差距。所以即使一度落後,我還是能再追回來。

這一季妳一直用兔子跳在過柵板,這在任何一場比賽中都很罕見。妳是怎麼有信心去辦到的?

我是從2015年開始練習的。自那時起我便一直在練習,而今年我覺得再沒有理由不加以應用了。我下了一點功夫,然後我立志要做到。終於有一天,我想說管它的,放手一跳吧。第一次要兔子跳時我很緊張,結果我在柵板前摔車。我重新上車,那一摔之後壓力反而就沒了。大家對這舉措的正面評價和善意回應令我非常驚訝。在嘗試跳騎這件事中我最愛的一部份是 — 女性透過嘗試兔子跳所新發掘的自信。從那次以後,我就一直看見許多女生在嘗試做兔子跳。我想讓人們看到我們女生是辦得到的。

從U-23組跨進精英組的學習曲線如何?

事實上,很挑戰啊。我沒想到會這麼難。某天排在起點線上時,我心想:「我必需拿出最佳的比賽表現,然後在幾場比賽中都展現最佳狀態求出線,而且我得打敗很多人才能達成。」。

妳已逐漸習慣自己屬於精英選手等級這概念了嗎?

我還在努力適應這個概念。直至今日,我仍會掙扎自問,「我夠格待在這兒嗎?」。我一直把這群女生當偶像,但現在我卻在和她們競賽。我視她們為女神,而現在我竟和她們同場比賽。所以啊,我有這一層"該死"的情緒在。但我會走過去的。

Ellen Noble和Jeremy Powers與Spencer Petrov一起在為Aspire Racing車隊騎車比賽。這支車隊駐隊於美國。

Shop women Shop men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