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Abrazos

介紹爬坡段之王

20 August 2017

ABRAZOS是Rapha頌揚哥倫比亞自行車文化的一部新紀錄片。紀錄片的主角是一群偉大的人物-定義了該國的公路車運動和持續激勵著今日的年輕世代 escarabajos(金龜子) 的車手們。瀏覽下方資訊認識他們。

LUCHO HERRERA

第一位贏得Grand Tour和環法賽登山王、環義賽和環西賽的南美冠軍,Lucho Herrera是哥倫比亞所出產過最偉大的一名爬坡型職業車手。

El Jardinerito (小園丁) 是八次衛冕的Grand Tour單站冠軍,也是1987年環西賽的總冠軍,他的偉大成就無疑開闢了一條讓其他哥倫比亞車手能起而效尤的先鋒之路 – 在歐洲也備受尊崇。

Lucho證明了被漠視的哥倫比亞車手擁有能打敗眾人的大腿和大腦,而他的勝利更是深植在哥國人的心上與腦海中。

在1985年Morzine到Avoriaz的環法賽段,他以七秒之差打敗Hinault。稍後的同一個禮拜,他臉上淌著血,在St-Etienne再次高舉雙手迎接勝利。1987年他成為了Covadonga之王,把另一個「王」-Sean Kelly甩在後頭,一路贏下當日單站冠軍、總積分冠軍和登山王。然後來到了1989年的環義賽,他突破濃霧騎上白雪覆蓋的Tre Cime di Lavaredo三尖峰、贏得單站冠軍。上述這些都是打造出Lucho傳奇的大賽勝利。

秉性謙沖自牧的Herrera是一個來自哥倫比亞鄉下、散發著漫畫人物鮮明魅力的人物。當他說話時,是以粗獷的嗓音和謹慎的用字在說的,似乎是選擇透過騎車來與世界溝通。

他同時也很勇猛,不像典型的纖細爬坡型選手,他的的確確具備了哥倫比亞人所說的魄力berraquera(靠天生的膽識和意志力完成艱巨任務的能力)。或許正是這項天生的特質,超越其他所有優點,讓Lucho Herrera能克服那麼多的困難、達成那麼高的成就。

JOSÉ PATROCINIO JIMÉNEZ

在1983年環法賽開幕時,José Patrocinio Jiménez生氣地告訴他的隊友Edgar Corredor:「停止這渾蛋的行為」。被大場面震攝住的Corredor一直在跟出名的歐洲選手要簽名,氣得Jiménez叫他住手,並說:「我們跟他們一樣強。」。

而Corredor會緊張是有原因的。那場環法是這群 los escarabajos (指「金龜子」– 幫哥倫比亞車手所取的綽號) 第一次一起參加大型比賽。淪為不懂得歐洲比賽戰術的業餘車手,被集團選手看不起,甚至遭受同隊車手的種族歧視,這群哥倫比亞車手帶著雀躍的心情和祝福抵達環法賽場。

他們隊上很幸運的有Jiménez,一名在上路出發後就會起飛的噴射型車手。他總積分排名第17名,登山段積分一開賽就領先成為第2名。他甚至在Puy de Dôme的計時賽裡,緊接在傳奇的Spaniard Pedro Delgado之後成為亞軍。

身為Lucho Herrera功成名就前的開路先鋒,他的成績表現對哥倫比亞自行車的未來具有重要的意義。在第一站的Col du Tourmalet山上將Robert Millar甩在後頭,Jiménez證明了一個哥倫比亞人,在那天來臨時,也能變成厲害的爬坡選手。這給了他老家待在收音機旁聽比賽的國人 – 和哥國車手 – 信念。

Patro 最後輾轉加入一支西班牙車隊變成職業車手,在環西賽位居第7名,之後他回到了成為今日傳奇的Café de Colombia車隊, 在Lucho的輝煌時期擔任該隊隊長。

現仍住在Boyacá,有個塞滿500座獎盃的櫃子,Jiménez持續在自行車界工作,在哥倫比亞各場大型比賽中讓攝影師追的團團轉。然後他和Lucho仍舊是好朋友。

MARTÍN RAMÍREZ

Martin Ramírez贏得1984年Critérium du Dauphiné(多菲納區自行車賽-小環法賽)的故事精彩絕倫El Negro代表當時哥倫比亞國內第二-僅次於Lucho Herrera的全勝車隊Varta-的Leche Gran Via車隊出賽,而且他們會被邀請參加環法全因Varta車隊無法出隊參加。

那個夏天也是Ramírez初次的歐洲之旅,但他狀況良好,比賽過沒幾天就穿上了黃衫。比到最後一站時,法國傳奇車手Bernard Hinault死命要贏,用盡卑鄙招數要擊退Ramírez。根據Ramírez的說法,這位五屆的環法冠軍在路上大喊「古柯鹼」然後持續地吸鼻子(仿吸毒動作),突然停下來檢查煞車、試圖讓他後面的Ramírez摔車,還叫他的隊友出拳、肘擊。

El Negro – 當時仍是業餘車手 – 還是穩住了陣腳,第一名衝線奪下了最出人意料、最漂亮的勝利。當晚他甚至接到了哥倫比亞總統Belisario Betancur打來的電話,Ramírez在電話中唸了他的國家元首,說:「我們的運動員所需要的是持續性的獎勵和支持,而非是在他們贏賽時才有的表揚。」。幾個禮拜後,一道總統命令頒佈下來,說政府將對自行車運動給予更多的支持。

隔年,Ramírez贏得了當時法國的第二大比賽-Tour de l’Avenir賽,線上總統又打電話來了。這一次,Ramírez為自己的權益發聲,向總統Betancur請求取消他因去年比贏小環法賽獲贈一棟房子而被迫繳納的稅費。Betancur再一次應允了, Ramírez以在國家電視廣告上露臉的條件交換免繳他房子的稅費。

El Negro在1990年之前就退休了並開始他自己的事業,但他仍愛品嚐勝利的滋味,會定期參加大師級的環哥倫比亞賽。

ÓSCAR VARGAS

ㄧ個取之於公路車、也還之於公路車甚多的男人,Óscar Vargas在年僅21 歲時就離開哥倫比亞,於1985年去為西班牙的Kelme車隊效力。騎在Herrera和Jiménez所打下的江山之路上倍感勇敢自信,這位來自哥倫比亞 安蒂奧基亞省的車手在歐洲的勝利,在1989年的環西賽中締造出贏得總排第三名和圓點衫加身的高潮。

儘管在西班牙拓展了他的生活,Vargas仍逃不過當時遍及哥倫比亞境內的動亂紛擾。他的父親不幸遇刺身亡,而Vargas自己則莫名其妙地接到了恐嚇電話。無法離家、歸隊比賽的他被迫早早退休,他退出了公路車運動,在巴塞隆納從事酪農生意。

幾年後哥倫比亞變的比較穩定平靜了,國家自行車協會請Vargas返國擔任總幹事,為下一代新秀車手的發展提供一臂之力。他對公路車的熱愛不曾消逝,所以Vargas在2012年回到祖國。自此之後,他便一直為Manzana Postobón車隊工作,並將隨車隊去參加2017年的環西賽。

MARTÍN EMILIO ‘COCHISE’ RODRÍGUEZ

青少年時的Martín Emilio Rodríguez-大家都喊他Cochise酋長-會騎車幫一家藥局派藥。他在Medellin鎮上騎得又猛又快,所以當一名自行車星探攔下他、想簽他時,大家一點都不意外。

Cochise是哥倫比亞自行車界裡難得一見的珍寶奇才:一位名符其實的rodador,意指他什麼都辦得到。雖然不少哥倫比亞車手能飛速登山爬坡,但其他項目的表現就不盡理想,而Cochise卻是場地賽和場地計時賽業餘組的世界冠軍記錄保持人,同時也是兩屆的環義賽單站冠軍和四屆的環哥倫比亞賽總冠軍。

尤有甚者,Cochise是早在Lucho前的1960年代晚期到1980年間就在比賽的一代先進。一名眼紅的哥倫比亞聯邦會員使出小家子氣的政治手段,逼他退出1972年的奧運比賽,當時Cochise的回應,「在哥倫比亞,死於嫉妒的人比死於癌症的人多」,變成一句有名的話,甚至紅到了自行車界之外。

退休之後,Cochise進入了政治圈,在義大利 – 一個他過去為知名的Bianchi車隊效力比賽的地方 – 擔任使館的文化參事。

AGUSTIN ‘TINNO’ HINCAPIE

另一位Cochise那年代的全能型車手,Agustin Hincapie在1960和1970年代參加公路車賽和場地賽。然而,比騎車比賽更讓Tinno感興趣的卻是自行車車架。他會一次花好幾個小時研究他的對手-Cochise Rodríguez-從歐洲比賽帶回來的頂級義大利車款。

將這份熱情延續到他褪下比賽車手身份後的職業生涯中,Hincapie在1977年創辦了Tinno Cycles公司,自那之後,他製作和維修車架的技術就紅遍哥倫比亞國內外。眾所皆知,委內瑞拉的場地賽明星車手-Efraín Rodríguez-就是騎Tinno的車締造出三項場地賽世界紀錄的。

LUZ MARINA RAMÍREZ

哥倫比亞自行車界的另一位先鋒,Luz Marina Ramírez曾是1984年哥倫比亞第一支女子公路自行車隊的一員。Luzmila在平路和下坡路段表現強勁而快速,她更是這個國家最優秀的業餘車手,經常都能騎進比賽的前十名。

現在Luz Marina會訓練年輕的女性車手,雖然她所熱衷的另一項興趣是電影。La Vereda Films是由來自Bogotá的社群製片人集合而成的組織,由Ramírez所帶領 – 很難找到比她更能激勵人心的腳色了。

OLIVERIO CÁRDENAS

人稱El Terrible,Oliverio Cárdenas是1970和1980年代哥倫比亞偉大的衝刺型車手之一。在他18年的職業生涯中,他贏得五次的環哥倫比亞賽冠軍衫,並代表他的國家至世界各地參賽。

在他的衝刺腿力變慢之後,El Terrible的長才轉向登山路線,在他退下比賽選手身份後,幫忙訓練了去年在環義賽贏得亞軍和Il Lombardia單日錦標賽冠軍的爬坡型選手-Esteban Chaves。

Cárdenas因訓練和他共事將近15年的Chaves備受尊敬,他更擔任哥倫比亞國內許多大型車隊的車隊總監。今年,他應Nairo Quintana之邀去帶領他的UCI Continental後備開發車隊-Boyacá es para vivirla。

PABLO WILCHES

Pablo Wilches是一個自行車世家朝代中的精神領袖。身為八兄弟裡的大哥,Pablo白天得在田裡工作一整天,到了晚上才得空練車。在瞭解自己靠騎車可能比種田更能養家活口之後,Pablo冒險賣掉了他們家唯一一樣值錢的東西-一頭豬,好去買台好一點的腳踏車。

之後他致力執行一套累人的訓練方法-一天平均要騎上280公里Faca到Honda之間的山路,藉此Pablo練就出一身驚人的體能與強健的心理素質。他開始在比賽中獲勝。

因他能在陡峭的山路段踩大盤發動攻擊,所以綽號叫La Bestia(野獸), Wilches騎過三場環法賽,一場環義賽和五場環西賽。如同Lucho Herrera,1987年是Pablo最光輝的一年。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贏得了環哥倫比亞冠軍的頭銜,打敗了Lucho,並在該年的環法賽裡騎出第十名的成績,直到在倒數第二站被迫退出為止。

Don Pablo 並非Wilches家族裡唯一會騎車比賽的人,他鼓舞著自己的弟弟們跟隨他的車輪軌跡前進,四個弟弟Pablo、Marco、Gustavo和Ricardo在1989年都加入Postobón車隊騎車。‘La Wilcheria’皇朝延續至今,Pablo掌管著Team Wilches車隊-一支哥倫比亞的職業車隊,而他的兩個兒子Juan Pablo和Norberto就在隊上騎車。

JOSÉ DUARTE

屬於哥倫比亞先鋒世代的一份子,José Duarte在1950年代晚期和1960年代早期的職業生涯中在全球各地比賽。他和像是Fausto Coppi等人的傳奇車手同隊騎車並變成好朋友,他在1959年成為國家公路車賽冠軍,但他最為人熟知的是他退休後所開始做的車架。

在過去的四十年裡,Duarte手工製作出超過6,000台車架,而他所做的車已六次贏得環哥倫比亞賽(1978年那屆更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集團選手都騎Duarte的車)冠軍,以及1985年的Tour de l’Avenir冠軍。身為頂尖車手和政客的朋友,Duarte甚至曾為毒品大亨-1980年代時擁有一支車隊的Pablo Escobar-打造車架。現今Duarte,凋零中的手工鋼管車架製造商裡碩果僅存的名匠之一,已慢慢準備退休。

這些名將個人檔案的研究資料來自哥倫比亞報紙的檔案資料和超讚的Alps & Andes部落格 – 感謝Klaus。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