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A Challenge By Half

The #Festive500: A Challenge By Half

在第一屆的#Festive500挑戰活動過了九年之後,我們重新回顧這則Festive500創始人-Rapha前設計師Graeme Raeburn-為何得騎完1,000公里才頓悟到其實騎500公里就夠了的故事。

01 December 2018

GRAEME RAEBURN

身為騎車騎了一輩子的騎士及多年的Rapha設計主管,Graeme創辦#Festive500是為了要體驗職業車手的生活,卻從此看見它風行草偃地變成了許多人的年度重要挑戰目標。「說它是追求騎乘里程的活動,倒不如說它是一趟旅程。它旨在走出家門、享受騎車,以及跟其他人一起騎車或是騎車去看看其他人。」 他最初衷的精神延續至今不變。

那是一個聖誕節的前夕

#Festive500已成為世界各地騎士的一種傳統節慶活動,然而這件事一開始時就只是一個男人跟他的腳踏車而已。

在英格蘭我們不常有下雪的白色聖誕節,但是2009年是有下雪的其中一年。人們在戶外圍著火堆歡唱聖誕歌曲,酒杯裡斟滿了雪莉酒,而在靠近Edenbridge(伊甸橋)的某一處穿過雪白森林的某條路上,Graeme Raeburn發現他公路車花鼓裡的油都已經冷到結凍了。

「那天是聖誕節,我把我的公路車停在我媽家外面,而我不知道事實上到底有多冷。」,這位前Rapha設計師說到。「在回倫敦的路上,我騎越一座昏暗的森林,就那麼踩著踏板騎著,我心裡想:『我該怎麼辦?』。最後我終於成功加速並把卡住的花鼓給騎開了。」 Graeme的聖誕假期計劃-事實上是很偉大的計劃-在實際開始前就已經遭遇考驗了。受‘環法賽始祖’Henri Desgrange在他的Le Tête et les Jambes (譯:大腦與大腿)一書中所講的話鼓舞,他決定過一個最艱辛的聖誕節,身體力行進行史詩性的高難度挑戰以茲紀念。Graeme想用為期八天的路線騎滿1,000公里,因為「這似乎是個很不錯的里程數」。

「你不用非騎完500公里不可。你何不騎個五次就好? 你何不把出門騎車當目標就好? 那才是這整件事的重點。」

「那非常非常的辛苦,很累人。天剛亮就要出門,然後再摸黑騎回家,真的很挑戰。」

Graeme最後達成了他的目標,但也承認說把自己逼到極限其實『沒啥意義』。」 而且就連Team Rapha Condor在聖誕節到跨年那段期間都沒騎到1,000公里那麼多。

「我想500公里比較接近一些職業車手實際上會騎的數字,也比較合理跟較能找到伴一起達成。」

Graeme定下了隔年的挑戰目標。在2010年的創始第一場#Festive500上-也是下雪的白色聖誕,有94位騎士參與了這項挑戰活動。活動的宗旨精神維持不變;去年有82,376位騎士報名參加,卻只有17,373個人騎完完整距離,但從來就沒人說這很簡單。

此外,Graeme一直強調說這是參與過程更勝一切的一種挑戰:「我總希望它要帶有社交聯誼的性質,跟一群人一起出去騎車和探索新的道路、新的地方。你不用非騎完500公里不可。你何不騎個五次就好? 你何不把出門騎車當目標就好? 那才是這整件事的重點。當然,500K是很棒的一個目標,但請幫你自己設定個人目標,然後出門去騎車跟享受這體驗。要對自我感覺良好,節後不用為了聖誕節窩在那吃巧克力所增加的體重辛苦減肥是件很棒的事,而這正是騎車的動力。

「對我來說,這不是追逐里程數,騎到搖頭撞腦、咬把手那樣為展現男子氣慨的舉動。這真的是為了走出家門、享受騎車,以及跟其他人一起騎車或是騎車去看看其他人;這和聖誕節的精神有關。好吧,第一次騎的那1,000公里或許不能算在內,那次是關於一個男人對抗惡劣天氣的故事,但是其他次就都是了。」

此外,Graeme補充說到,騎完500公里很棒的是會至少留有一些很動人心魄的回憶:「我看到了一些沒這樣騎的話就沒機會看到的美麗景色,像是太陽剛升起時、身邊四下無人的時刻,你會覺得就是哇嗚!太美了。」

不盡然都只是困在昏暗的霜雪森林裡騎車的回憶。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