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您搜尋的條件我們找不到任何相關資料。

    Close

    車衣減碼優惠

    Typeform驅動

    Ethan Suplee Downsizes

    你可能從他的大螢幕作品認識了在 American History X(美國X檔案)、 Remember the Titans(衝鋒陷陣)、 Blow(一世狂野),或甚至更近期的熱門電視劇 My Name is Earl(樂透趴趴走).中演出過的Ethan Suplee。11月時Rapha和Ethan一起騎過車,而在推出「減碼優惠」時,我們覺得是時候和他聊聊減重的事,以及他與騎車這件事的關係。

    你是何時、怎麼開始騎車的? 是什麼帶你進入這項運動?又是什麼讓你有動力堅持騎下去?

    我一直很愛騎腳踏車。我記得孩提時期拆掉輔助輪時的那種極大的自由感。有很長一段時間,騎車對我來說就是把我那台18公斤重的beach cruiser triple綁到車後面,開一個鐘頭的車去自行車步道,騎個15到20分鐘,然後重複一次把廉價白牌超重腳踏車再綁回車上的夢魘,再開另一個鐘頭的車回家。然後我會對所花在那台腳踏車上的時間感到自豪,我會帶著一種成就感來看待這整件事。

    我有時候會帶小朋友去威尼斯市,即使我們擁有比所租的同款車更好的腳踏車,我們還是會租車,天啊我真懶…

    2009年底時,我決定要在2010年跑5公里。我整個過胖,想說那會是個很好的自我年度體能目標。我開始和一個叫Joe Abunassar的人一起健身,他是Impact Basketball的教練,然後他有在比鐵人三項。總之我跟他講了我的2010年度目標,他基本上是當著我的面大笑,並說他會讓我在半個月內能一次跑完5公里。他做到了。一個月之內,我已可一次跑上8公里,但之後我的膝蓋開始出問題,我沒辦法再每天跑步。Joe跟我說我應該要開始騎車,騎車能幫助我減重和訓練心肺,這樣我就能跑得更遠和更頻繁。

    我從沒想過走出家門就開始騎車這事,因為我家附近真的都是很陡的山路。但是Joe跟我保證說如果我慢慢騎的話,山路我能騎得上去。

    所以我就把變速轉到最輕地踩著我的beach cruiser,以時速5公里的速度、快升天的騎著坡度12%的山路。我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當我第一次爬上那裡時,感覺好像我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我是說過程中我連半秒覺得自己能做到的念頭都沒有,我幾乎快休克了,那可是一段坡度8%的1.6公里路,途中穿插著更陡的路段。現在想來很怪,我現在幾乎每天都騎那同一小段路,那一段已成為每一趟騎乘的前1%路程,但那次是我第一次騎到汗流浹背、過度換氣,和因我無比的成就感而差點興奮到休克。

    我會跟Joe說我是怎樣騎完14.5或16公里的,講的好像我跑了什麼馬拉松似的,然後他只會跟我說繼續下去。最後他終於叫我去弄一台真正的腳踏車來,一台公路車。我不太能接受這主意,畢竟我真的還很胖,我不覺得一台細胎的腳踏車能支撐的了我的重量,然後那座墊看起來真的有陽具崇拜的味道且不舒服,所以買公路車沒太多好處。我想Joe所說的真正讓我買單的是騎公路車能讓我爬坡更輕鬆,也能比騎我那台beach cruiser騎的更遠。這就真的打動我了。

    他完完全全說對了。

    所以,就是這樣開始的。從買公路車以後,我沒真的再跑過步。說實在話,跑步很無聊。我記得小時候在學校打棒球,我是沒認真在打啦,但當你打到球、朝壘包衝去時,那感覺很興奮刺激,我喜歡這個部分。對我來說,騎腳踏車跟那是一樣的心理感受,只是它是持續的,不用等整隊輪流上場打擊,不用絕望地站在外野祈求會有一顆內野高飛球朝你飛過來,騎車感覺就像不停地奔回本壘得分,是那樣的勝利喜悅。

    你有任何公路車界的偶像嗎? 從職業巡迴賽選手、到任何一位你平日會一起騎車的人。

    我在拍My Name Is Earl(樂透趴趴走)時,其中一位編劇嫁給了一個叫Don Witzel的人,而Don是我第一位認識的真「騎士」。我剛開始騎公路車時,他會帶我去馬里布,並在我緩慢「格」上Latigo Canyon或Piuma時放慢速度陪我,他沒有抱怨過一次,他不曾讓我為了自己是世上最爛的爬坡騎士而感覺丟臉過,似乎除了享受騎他的車之外他再沒有其他任何情緒。見鬼了,他說服別人讓他報我第一場的Cat 5級比賽,他是Cat 3級的,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慢慢陪著我騎和確保我沒事。他是一個很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很能鼓舞人心的人。

    另一位我拿來當勵志楷模的人叫Hime Herbert,他介紹我進社團騎車和介紹我認識Jens Voigt。Don、Hime和我都在Team Helens騎車,我們隊上的每個人都非常勵志。

    裝備也是騎車的重點。你騎什麼車?什麼是你騎車時永遠會帶著的三樣必備品?

    我現在騎的是Trek Madone,然後我永遠會伸手去拿、帶上水、備胎、和c02。那你都帶什麼?

    我跟你帶差不多的東西。一條備胎,挖胎棒,和一些救急的食物。騎到低血糖是我最害怕和最棘手的狀況之一。所以我好像總會隨身帶一些食物。

    你最喜歡的Rapha產品是什麼?

    這冬天最喜歡的是Merino Base Layers美麗諾羊毛底衫,我這輩子從沒像去年冬天騎車時那樣覺得冷過。我。可。是。住。在。南。加。州。啊!雖然我知道在比利時很多硬漢會裸身騎車過雪堆當做暖身,但我不是那一種人,而且我確定不喜歡冷的感覺,這是我開始騎車後才領悟到的事情。Merino Base Layers讓我整個冬天都能騎車。那底衫常會從我的衣櫃抽屜消失,然後出現在我睡覺中的老婆身上…。

    但現在天氣回暖了,我最愛的是我那件Classic Jersey車衣。

    你住在洛杉磯,都會在那一帶騎車。那你有去美國其他地方騎過車嗎?

    整個加州都是非常適合騎車的一州。去年我去德州 達拉斯出差幾個禮拜,有在那邊騎車。但我不愛在達拉斯騎車,所以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會衝去弗里斯科、騎那邊的自行車賽車場。

    我記得上次我們聊天時,你正要去科羅拉多(我沒亂說吧?)。

    聽你在亂說,但我剛好心情低落,所以我們出發吧。

    你旅行時會帶著腳踏車嗎?

    我會帶,但不是每一次,取決於我要出門多久和要去哪裡。去年我和World Wildlife Fund(世界自然基金會)去了尼泊爾和不丹,我想過要帶著我的車,但真的帶了的話會是一場惡夢。

    哪些是你最喜歡的LA騎乘路線?

    有好多喔!我知道你們剛做完一趟冒險之旅,很棒的一趟騎乘, PCH 的Mulholland那段很讚,Latigo Cyn山路很讚,其實單單 PCH 就很讚,或Palos Verdes南邊也是條很好的路線,還有環Marina和Mandiville,谷區那邊也有很棒的騎車路線,La Tuna Cyn、 Simi Valley和Topanga,或是有時候我想避開爬坡,我會沿著山腳下繞一大圈,但我總得爬升大概244公尺才能回得了家,無論我走哪邊,不是山谷就是海邊。星期日的La Grange Nichols Cyn則永遠是我最喜歡的團騎路線之一。

    我知道你已瞭解過我們的「減碼優惠」,所以希望你能以一位顧客的身份,幫我們解釋說明一下。

    這真的是很棒的一項優惠,尤其是對剛開始騎車的入門者,話雖這麼說,但我恰好認識幾位已經騎車比賽好幾年的車友,他們很想、也很努力要穿下更小件的車服,然而對那些剛起步的人而言,比方說我,這是一項很不可思議的優惠,然後我希望你們能保留這個優惠久一點時間。

    把話說白了,即使是最便宜的車服也還是貴,如果你很常穿出去騎車,你就會變小隻,至少就我來說,在瘦是很快的。我一年內瘦了三到四個尺碼,然後我老婆對於我每隔幾個月就得重新買車服這件事不是很高興。我一直告訴她說,她應該感激我沒有變瘦到連車都嫌太大台得重新買。

    你最近瘦很多。你積極進行瘦身多久了?瘦了幾公斤? 介意告訴我們你瘦到(或打算瘦到)什麼尺寸嗎?

    我最近瘦的可。多。了,但我已進行瘦身很長一段時間。我在2002年時開始控制飲食,掉了很多體重,之後復胖一些,又再減掉,但沒有一種瘦身運動是我真心喜歡的。有一陣子我在玩踢拳和巴西柔術,但我並未因此而瘦很多。我的體重基本上到了一個地方,一個門檻體重,然後就很難再往下掉。

    過去一年,因為騎車,體重就削減掉了,這真的很扯。我有一些奉行不悖將近10年的飲食原則,但是騎車打破了戒律。我不吃糖,從不,我覺得糖是入門毒品。當我騎長距離、需要碳水化合物和熱量時,有那種以果汁代替糖的gel。我不吃義大利麵或麵包,我試著不碰起司(但我得承認我有點故態復萌)。我不吃速食,從不。我喜歡bonk breakers能量棒,因為跟市面上所有能量棒比起來,這個似乎是最健康的。

    說來非常詭異,可是我有將近八年的時間幾乎都不吃碳水化合物,幾近完全不吃,但我算不上是個有活力的人。反正,我得大幅地將碳水化合物擺回我的飲食裡,我要認真騎車不能沒有它們。但我將我的碳水化合物攝取限制到只。有。騎車前或騎車時才吃。水果,無澱粉質蔬菜和優質蛋白質,我就自由吃。

    我知道11月我們一起騎車時,你就已跟Slate和我提過一些,但是什麼讓你決定要瘋狂減重? 接著又瘋狂騎車的?

    我想是騎車時踏板所傳來的聲音把我迷住了。你有被那聲音催眠嗎? 你應該已經騎一輩子了…是什麼把你給迷住的?

    我想真正讓我著迷的是我透過騎車所認識的那些美好的人、所看見的那些動人的景,那些騎車所讓我看到的人們與風景。再者,踏板的迷魂魔力總令我無法抗拒。

    騎車是你唯一的健身減重方式嗎?

    沒錯,絕大部分都是騎車,最近我非常意外地發現我竟能做拉舉,以前從沒能夠做出那些動作,所以我在我辦公室(練車房)的門上裝了一組單槓,然後試著在每次走進去或走出來時拉個幾下。

    旅行時無論去到哪個城市,我都會試著找飛輪課來上;每當我沒充足的時間騎車時,我也會去上當地的飛輪課;如果找不到飛輪課上或是去到某個奇怪的都市時,我會靠跑跑步機來運動,但我還是很討厭跑步,跑步就是很不舒服。

    我想這並非永遠是一條最輕鬆的路(耍 雙關語),你能跟我說說你所遇到過的障礙嗎? 對於所有的騎士都很"很瘦",或你得穿緊身褲才算一名"騎士"的觀念。當你從另一端踏進這一頭的世界時,你曾經在適應上覺得有壓力嗎? 我很慶幸你沒有,但又是什麼幫助你對抗那心態的? 你能帶我一窺Ethan Suplee的Before/After一日生活樣貌嗎?因為你跟那些減肥名人置入性購物節目一樣都戲劇化大變身(我看過那些小腿)。

    啊~~~,我的小腿,嗯,我神奇的小腿。我從未對自己身上的任何部位感到自豪過,但我認真地練出那兩條野獸,說實在話,稱他們小牛未免太小(*英文中小牛與小腿同字),我的是乳牛。

    還是不輕鬆啊!我最喜歡的兩句話是Lemond所說的「永遠不會變輕鬆的,因為你只會越騎越快」,和Voigt的「腿,閉上嘴」。我從一個騎beach cruiser騎到滿身大汗的人,變成一個只穿萊卡料子車服騎車的人,而且刮腿毛刮得比我老婆還勤!我只稍微抵抗了一下就接受了刮腿毛的好處,然後穿萊卡料子騎車就是比較舒服。騎士都很"很瘦"這件事很有趣,因為我有和一些真的"很瘦"的人一起騎車,他們對吃的注意比我還偏執。

    但確實有一些真實的阻礙,我去年十月摔車摔得很慘,我把頭盔撞爛、把右眉毛上方磨掉一大塊肉,控制我臉上那區塊的臉部肌肉歷經手術修復,之後有幾天醫生甚至不確定我能重新把右眉毛給長回來。這聽起來像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但我是靠臉工作吃飯的。現在是都沒事了,但那次摔車嚇得我屁滾尿流,摔車沒有讓我不敢再騎車,縫幾針而已的事,但那次經驗很恐怖。

    我有老婆、孩子、工作、朋友、和一缸子責任,所以我得認真工作以賺取能讓我從早到晚開心騎車的生活。

    我忙於工作的那幾週是不太有機會碰車的,當我一天得工作14個鐘頭時,實在是不可能再有體力騎車,所以工作時我必須很注意飲食。如果我去外地工作,飯店裡沒有老婆和小孩等我回去,我會去健身房悲慘地跑跑步機。但若是一般週間,我星期二、四、五、六、日騎車,星期一和星期三在送完孩子上學後,我會去上個兩堂飛輪課。在我騎車以前,情況可能差不多,只是沒有騎車的時間我應該都是坐著不動的。

    突然變瘦有影響到你的工作嗎?

    這個嘛,我才剛在試播裡演一個警察,他們好像絲毫不在意我變瘦的事…。

    你靠演一些很討人喜歡的大塊頭角色在演藝生涯中創造出好笑又出名的成績。你會因變瘦而改變戲路嗎?

    這個嘛,事實是我還是一個大塊頭。我超過90公斤。我剛做過身體掃描檢測,我現在的體脂率是醫生宣稱落在「健康」區間的15%,但我知道如果我繼續騎車的話,體脂還會再降。我不覺得我會變"很瘦",但我由衷希望爬坡能再更快。

    最後一個問題。你到底看到了那艘小帆船沒有? (對不起我就是忍不住想問。那是我最愛的一部電影之一。)

    你個蠢蛋,從頭到尾它都是一艘雙桅縱帆船好嘛。

    註冊訂閱Rapha電子報表示您同意我們的條款與條件且您已閱讀過我們的隱私政策,包括我們的Cookie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