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追著選手定位點跑

暫時從尋常的WorldTour賽程行事曆中脫身,Lachlan Morton去騎了一趟南北縱貫英國本土·大不列顛島的挑戰賽。他從Cornwall(康瓦耳)出發一路向北騎到John o’ Groats北角,沿途遇到幾位‘追點人’加入他的騎乘。

05 July 2019

GBDuro是一場有點奇怪的比賽,假如你會稱它叫比賽的話。

主辦單位 – Racing Collective – 將之稱為‘一場騎車野餐大亂鬥’。

它的賽制跟極限耐力賽一樣,是由幾個賽段所組成的一場比賽。每一個賽段皆採計時制,並由各賽段累計騎乘時間最短的人獲勝。那麼冠軍能贏得什麼獎品呢? 在GBDuro裡,冠軍什麼獎品都拿不到。

2000公里遠的路線被切成四個賽站。這兒所講的可不是什麼輕鬆的賽站里程,即使被拆成好幾站還是很有份量。距離最短的一站是380公里,比多數車手一次所能騎完的最遠距離都還要長。而且大部份的路線都避開了公路;它把健行步道和馬行專用道排進比賽路線裡,幾乎連汽車都無法通行,所以通常也是腳踏車難以騎行的路徑。

在規劃替代性賽事排程時,EF Education First的車手和運動總監們曾擔心過較正規的(如果真的適合用「正規」這一詞來形容的話)全地形極限耐力賽-要他們進行太長時間的騎乘而不大能休息-對車手們來說可能太吃重了,而GBDuro則提供了稍微較好應付一點的比賽形式。

GBDuro這場比賽的其中一個特色是任何人都能報名參加。你有可能會發現自己在場上所對上的是一名郵差、一位醫生、或是一個學生。又或者你會發現起點線上站在你身旁的竟是一名職業車手。

一位WorldTour級的職業車手跑去騎像GBDuro這樣的一場地方性比賽,無可避免地總會招來一些非議,而貶詆的人或許恰恰正是那些受夠了運動比賽被科學方法搞爛了的觀眾,抑或是那些砸錢買比賽勝利而非盡力扶植運動發展的大公司。這些事確實會發生,但不會發生在這場比賽裡。

GBDuro跟大多數的極限耐力賽一樣都採無支援制。每一位車手得自行攜帶他們所需的一切,在必要時自行處理、安排他們所需的一切 – 如果他們搞得定的話。EF Gone Racing影片團隊去那兒拍攝Lachlan騎乘進度的影片,但我們不是去那邊幫他忙的。這表示有時候我們得在他睡倒在路邊時看著他的車燈一直閃到沒電,或是看著他來回穿梭、迷失在小鎮的主要街道上,就在B&B的招牌下來來回回地尋找那家B&B,情急地拚命想找地方沖個澡和上床睡覺。

這跟有些車隊會帶著某位車手所喜歡的床墊和準妥空調大巴來確保一流休息品質的世巡賽是截然不同的。對比於那廂的待遇,Lachlan則是凌晨三點窩在落葉堆裡睡了45分鐘;話說要不是靠著地圖上那個保持不動的小圓點,我們絕對找不到他所躺的那個落葉堆。

地圖上的選手定位點是這場活動中很有趣的一部份。車手們沒有直升機空拍或裝有攝影機的重機隨行跟拍,或衛星空拍娛樂大眾的比賽照片。相反地,極限耐力賽常會要求車手們攜帶GPS定位追蹤器;但GBDuro並未強制規定要裝。定位追蹤器每五分鐘發送一次訊號,讓標註有車手名字的記號在螢幕的比賽路線上移動。這是讓人們追蹤你比賽進度的方式,而這些人就是選手定位點追蹤觀察人(簡稱‘追點人’)。

對以前沒有追過點點的那些人來說,追蹤選手定位點是一種新奇的消遣。它真的就像字面解釋的那樣簡單 – 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看著那個點在螢幕路線上緩慢地從一個地點移動到另一個地點。這聽起來很蠢,但實則不然。

‘追點’自有它令人興奮之處。可能會出現激烈刺激的競逐,或有時候某個點會移動得比你所能想像的還要遠。可能夜深了你要去睡覺,心想你在追蹤的選手應該很快也要睡覺休息了,結果你早上起床才發現選手們在你睡覺時已經用超人的精力騎了300公里遠。‘追點’也有它讓人無奈之處。有時候那個點會靜止不動好幾個小時,然後你就會開始擔心是不是出事了,但你所能做的就只有盯著那個點看。

然而有時候,除了追著那個點看以外,你還能做其他事;很多在家‘追點’的人後來會出門上路去跟選手會合見面。可能是凌晨2點在Bristol市郊的短暫交談,或是一起騎往湖區的一段60公里路程。

Bobby McNicol在澳洲·布里斯班出生長大,就在Lachlan家鄉Port Macquarie北邊的海濱,但他五年前搬到了英國,現在住在曼徹斯特。

「在看過第一集Thereabouts影片後,其實是Lachy和他哥Gus激勵我重新開始騎車的,自那之後我就一直在關注Lachy的職涯發展。當我看到GBDuro的路線會帶他騎車經過我家時,我就著迷於追蹤他的動向,很幸運的,剛好是我能騎車出門去找他的時間點。

Bobby跟Lachlan會合並陪他騎完柴郡那一段的路線,陪騎到出曼徹斯特郊區為止。

「我陪著他騎了幾個鐘頭。騎在一位世巡賽級車手旁邊,聊他的騎乘,東南西北亂聊一通,真的是很超現實的一種體驗。我們在鎮上停下來休息吃披薩跟喝啤酒,然後我陪他騎出曼徹斯特,之後他就自己騎車趕路了。」。

我們經常說自行車運動是世上最平易近人的其中一種運動 – 不是許多運動都能讓你踏上你最愛的運動場地同時又能碰到那些最棒的支持者。今年夏天,你可以趕在職業車手之前去騎Tourmalet,但是你不能跟他們一起下場騎比賽路線。在像GBDuro這樣的比賽裡,你可以。如果說我們大家都懂得關於騎車的某一種道理,那就是... 跟某人一起騎車是瞭解對方的一種獨特方法。

「他就是一個很真的人。他是自行車運動的完美大使,而這正是這項運動該有的樣子。」。

Sam Ingle來自Millthrop-坎布里亞的一個小村莊;他是另一個跑來跟這位職業車手一起騎車的騎士。他本來預計會在星期二下午看到Lachlan Morton,但當他那天早上起床時,他卻發現這個澳洲人已近在16公里之外了。

「我跳上腳踏車,頂著逆風騎到了Coal Road – 我最愛的當地爬坡段,途中停車兩次查看他的定位點。我只早到了幾分鐘。山頂非常冷而且沒地方避風,所以我下滑到山谷處等他。在黑暗中突然浮現出一抹粉紅色的身影。Lachlan很認真地騎車趕路,一溜煙地就騎過了我所等待的路口,我想當我騎上前、靠過去時,我有嚇到他 – 當時的能見度很糟。我詢問他的狀況怎樣,得到的回答是:「你應該留在床上睡覺的」。

我們都有過痛苦掙扎、不想起床的時候,但只要你出門上路了,你立刻就知道說這樣的辛苦付出一整個很值得。

「我很高興他不介意我跟著他一起騎車。看見螢幕上那個點背後的車手臉龐,讓我想到說-要投注多麼深的努力才能讓那個點在螢幕上移動。路程在我們閒聊關於騎車的大小事之間滑過了;我們從他的新車聊到世錦賽路線將騎經只在幾公里外的Buttertubs Pass爬坡段。我清楚知道,Lachlan想騎完這彷彿永無止盡的比賽路線的動力源自於他對騎車的熱愛。在我們騎車的時間裡,沒人會去瞄一眼功率或均速,那是得以從這項看重數據的運動裡獲得短暫釋放的一段清爽時光。」。

在更北邊的地方,自認是業餘‘追點人’的Gordon Gillespie在那兒佈樁監視著Corrieyairack Pass-健行人士和登山車騎士所熟悉的一座陡峭斜坡-山腳下的動靜。

「我每年都會追蹤Race Across America,主要是利用他們的定位追蹤服務,但也就是那一場,再沒別的了。當我看到GBDuro有在用定位追蹤器時,我超開心的。星期四看起來會是Lachlan接近完成第3站的時候,而蘇格蘭也沒讓人失望 – 24度左右的氣溫跟一大片的藍天是基本必備的。」。

身為一位當地人、熱血騎士和退休攝影師,深諳‘追點’之道的Gordon很懂得什麼時候要守在什麼地方。

「我挑了位在山徑下方的一個地點,那裡有一處淺灘以及能清楚看見前方山路的視野。相機準備就緒,我就等在那裡。不出半個小時,Lachlan就出現在小坡的坡頂處了,然後朝著我坐的地方滑下來。他停下車來跟我握手和聊了一會兒天,我必須說這讓我很高興。他真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小伙子。」。

在終點處,Lachlan形容這場比賽是‘無法想像的困難’ – 他所做過最難的一件事。但他也說這是他人生中最不可思議的一種體驗,而且他幾乎全程都是面帶笑容在騎車的。

或許,車隊之前的擔心是對的。Lachlan在終點處被量出來的疲勞指數高過他2017年比環西賽-歷時三週的Grand Tour級比賽,路線包括了歐洲幾處最難騎的爬坡段-時的指數。那表示GBDuro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最難完成的其中一種挑戰,無論你是不是一名職業車手。

在此向所有的GBDuro車手致敬,尤其是每一位完賽者:Angus Young, Fraser Hughes, Andy Deacon, Mark Tillett, Philippa Battye, Tom Probert, Pete Crawforth, Meg Pugh及Mauro Saltalamacchia. 這是一趟非凡的卓越歷程。

訂閱

訂閱Rapha的YouTube以收看這趟騎乘的完整故事影片 – 即將推出。

裝備

Lachlan騎乘全新的Cannondale Topstone,搭配全套的Rapha防水車用包。前面的手把包裡裝著他的睡袋裝備組 – Sea to Summit Spark SpI羽絨睡袋(氣象預報顯示睡Rapha的半件式睡袋會太冷)和Thermarest NeoAir UberLite小型睡墊,都裝在Terra Nova Moonlite Bag Cover裡 – 還剩下很多空間可以裝食物。

車架包裝有其他更多食物、工具和電池,加上他一整天騎車禦寒要穿的衣服,包括:Rapha羽絨夾克,他的競賽版車隊外套和Pro Team Lightweight背心。Lachlan使用Garmin 1030專用外接行動電池以讓碼錶能徹夜運作,並帶著一顆USB行動電源來幫其他裝置充電,包括:一對Cateye Rapid X車燈,一顆Garmin Varia前大燈來創造黑暗環境中的能見度。他也戴著一顆電池充電的頭燈來改善夜間的方向照明。Lachlan大多時候都把他的手機調成航空模式,這樣他邊騎車、邊聽音樂也不怕太耗電,然後在要上傳檢查點照片時才把手機調回一般模式(假如那邊收得到訊號的話)。

馬鞍包裡裝著他只帶少數幾件的非騎車穿用衣物 – 運動褲,一件T恤跟一頂美麗諾羊毛帽。他將我們“輕裝致遠”的圭臬落實到他的長途極限耐力賽中。

Lachlan穿著Classic美麗諾羊毛網布底衫,車隊版Cargo附口袋連身車褲,Flyweight車衣搭Pro Team車襪出賽。

我們即將停止對您所用瀏覽器的支援。

假如您繼續用您目前的瀏覽器來瀏覽Rapha.cc,您可能會經歷品質較差的網站效能。我們建議您下載下列其中一種的新版瀏覽器以在Rapha.cc上享有最佳的網站效能體驗。

我只能使用IE11

謝謝您告訴我們

關閉這則訊息